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真正的真心1

  司马朱玉正要付钱,一枚锦袋就落在了摊主面前,一名身着翠衣的嚣张女子高傲的说“:老板,这是二十银灵币,数数吧。你那可是上等的玄木之晶,别被某些人占了便宜。”说着,,还甚是挑衅的看向殷肖然。

“此物的确是玄木之晶,只是却并不是你了解的那一种。放在这里被当做饰品卖掉,倒不用交给认识的人。我出三十。”殷肖然并不生气,笑呵呵的取下手镯,点了几下,抬目微笑。

“少来这套!这镯子本小姐要定!再加二十银灵币,四十个。”女子不甘落后,再次取出了一个锦袋,摔在桌上。

“很抱歉,我所说的三十不是银币,而是金币,如果可以我愿出紫金币。”殷肖然并不惊慌,淡淡的看了那桌上的两枚钱袋,轻哼一声。

“三十紫金币?!你疯了!”一个紫金币=一千金币=十万银币=百万铜币。

“我说过,这块玄木之晶并不是你说的那一种,对你而言,它或许真的只值四十银币,但对于我,三十紫金币并不算多。还要比吗?”疯?拜托,光老财迷一次问我索要的费用就高达千枚紫金,三十而已,算得了什么?

“大胆!竟敢对少主无礼!你可知到她是谁吗?!”后面的一名男侍见主子失礼,立马上前。

“先来后到,只怕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墨轩面色一冷,倒让边上的殷肖然微微一震。她保证,这冰山绝对可以说是头一次说这么多字。

“今夜的月亮很正常哇。”殷肖然看看天空,暗自低语。墨轩的眉角微微抖动。

“你是她的男仆?”本还处于震惊、气愤中的女子呵呵一笑,双目放肆而因党的打量着这位冰冷、淡漠的黑袍男人。

“头一次听说男仆要戴面纱的。”殷肖然暗自嘀咕,并不帮忙

“与你有关吗?”墨轩嘴角抽动,强作冷态。自从跟了殷肖然,他已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因为她而无法保持冰冷的神情。

“如果不是,只要你肯答应做我的侍房,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女子挪步上前,伸手就要去挑墨轩的下巴,一波清水喷来,隔开了二人的距离。

“咳咳咳咳~~~抱歉,抱歉,一时喝水喝急呛到。抱歉抱歉。咳咳咳~~~~~抱歉啊。咳咳~~”让第一非自有杀手兼二魔之主做侍房,真亏这丫头想得出来。

“小心点!······怎么样,小美人,同意吗?”女子皱皱眉头,眯眼淫笑的移向墨轩。边上七人无不低笑。

墨轩看了看边上无良的妻主,对于眼前空有身份的女子甚是厌恶。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墨轩轻哼一声,冷冷的道。莫说现在的他除了同行者无人能及,就算是以前,也就只有夜羽、肖然可以让他心悸,这种小辈他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好哇!我就喜欢有骨气的男人。小美人,小心了。”女子呵呵一笑,腾身冲向原地不动的墨轩,不过片刻,就已有数招攻向对方。

“看来这丫头还是有些小本事,不过现在的女人大多不是喜欢柔弱的吗?”看着那双脚不动巧然躲闪的墨轩,与越攻越急,已下狠心的女子,低声轻语。

“你不就是个特例吗?”月如夜吃着买来的小吃,翻翻白眼。区区一个木宗少主也敢在第一非自有杀手面前耀武扬威,简直就是嫌命太长了。

“去,哪来都有你的事。不过切磋最忌心急,只要这丫头不算过分,我明天还是可以有好戏看的。有时候来点适当的运动并非坏事。”殷肖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捏捏下巴。

“所以你就放手让孕夫去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