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要想自强先要心强2

  不只是有意还是巧合,一脸兴奋,好不回头的殷肖然一把拉住站在司马朱玉身边的兄长:司马无极的手臂。只要她的手再移动一点,那么拉的就是另一个人,一个十分需要安抚的伤心人。

司马无极显然没有想到殷肖然会拉自己,看到弟弟那失落、伤心的眼神,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有些糊涂。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殷肖然的手劲不小。

“如果你还记得她说过的那句话,就不会在这伤心。你的一切都被她看在心里。”凌宇飞看着背对自己,拉着无极快速前行的妻主,他知道他的妻主并非无情,而是有些事情使她不能用情,就像现在。

“兄长······”朱玉一愣,抬头看向这个最先陪在她身边的男人。

“你看看她的手,应该就可以明白了。”凌宇飞并不看他,只是默默地看着那因手劲过大而起皱的衣袖。

朱玉不解,但当看到那决然的背影与紧收的双手时,就算他再笨也能想通这其中的一切,更何况他还是家族中,继那位奇才之后的第一天才。

“你是我们中唯一一个没有属于自己势力的人,自然也就没有尝过江湖上的辛酸苦辣。但你要知道,树大招风,并不是你站到最高就能无事。能力越强责任越重,她身为整个大陆的核心,掌握着整个大陆的平衡,肩上的担子可想而知。世上不乏阴险之人,而她的弱点就在于情,这也是为什么她会费尽心机的将我们升到蓝天。我们不想自己成为她的累赘,她也不想我们因她而受到伤害,要想达到这一点,只有自强。而自强,首先要心强。她不是不想安抚你,只是你愿你在这样的小事上伤心失落,也不愿让你在日后丧命、崩溃。你不笨,只是有时候不够冷静,现在就是个机会。”淡然一笑,凌宇飞跨步跟上了前面的队伍。该说的都已经说到了,能不能过去就要看他自己。

司马朱玉呆呆的站在原地,片刻之后,揉揉面容,精神抖擞,轻声说道“:然儿,让你费心了。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看到焕然一新,含笑跑来的司马朱玉,一只暗中观察的殷肖然微微一笑,抬目看向边上挑选饰品的凌宇飞,对方回了她一个温柔的微笑。那无声的交谈与刚才的一切,让通行的他人皆含笑容,就连一向冷着脸的墨轩也是微微一笑。

“抱歉抱歉,刚才心中有事没有跟上,这次出门的花销我来付。”来到跟前,司马朱玉恢复了往日的温和与开朗。不过他还是有意无意的向凌宇飞投去了一个满是谢意的眼神。

“本来就该你付钱,拖拖拉拉的,还要让别人等你半天。”殷肖然并不点破,佯装不快的数落着满是歉意与微笑的司马朱玉。眼底的笑意却毫不掩饰,因为面对她这群看成人精中的佼佼者的夫郎,隐藏起来也没多大用处。

“是你一直在这赖着不走吧?”夜羽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去去去,哪里你都要插句嘴。小朱玉,快付钱,我可是好不容易选中一个。”殷肖然不快的甩甩手,笑嘻嘻地站着自己刚刚挑选的手镯。

只见其通体碧绿,隐有翠光,其做工的惊喜与材料的精纯,恐怕就是皇宫也不过如此。

“看来大地方的人也未必识货。”夜羽一笑,心中对于妻主的心思已然明了。

“我就知道我没说错。”殷肖然不客气的翻个白眼,催促这一边依然在掏钱的司马朱玉。

“这个手镯我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