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判若两人的尊主大人

  “太女殿下,你输了。”殷肖然微微一笑,双手合并,迅然击去

手刃未到,那如镰刃般的气流已经吹得太女面部生疼。想用灵力,可是穴道的封锁尚未解除。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手刃,太女突然一声暴喝,强行冲开了穴道的封锁,交臂相抗。只顾低头防御的太女并没有发现,就在她强行突破的那一刻,殷肖然的脸上绽放出一抹诡异而了然的笑容。

手、臂,彼此弹开。殷肖然在空中连翻数圈,平安落地。而太女连退数步,气血翻涌。上前扶持的皇子刚一触碰,精致的雪袍绽开多处,一口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原本粉嫩的脸色苍白恐怖。

“太女殿下,承让了。”安然无恙的殷肖然笑了笑,拱手对她行了个礼。

“我们走!”瞪视半响,太女就在皇子的扶持下离开了休息室。

“行啊,变态,半柱香都没到就解决了?说说吧,又在人家体内设什么机关了?”看着那虚弱脱力的太女,万佳玉笑呵呵的挑了挑眉。若说别人看不出来还有情可原,她万佳玉怎么说都是殷肖然的老朋友了,在看不出其中的门道就别在世间混了。

“知道好问。整天就知道传授文理,也没加你教出几个真正的天才。下次说话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殷肖然并不生气,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向一边放有酒水的桌子。

“哎哎哎,什么意思,我又没说错什么话。干嘛要······”万佳玉一愣,追着殷肖然就要问个明白。

“你确定你没说她坏话?”话没说完,一只如玉似晶的大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温热的气息近在耳畔。

“救命啊——有鬼哇!”万佳玉的身体顿时一僵,几秒过后震天的尖叫充斥房中接着就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坐在沙发上品酒的殷肖然看了看晕倒在地的万佳玉,一脸“你是小孩吗”的看着摘去面具,面蒙蓝纱的夜羽。

“只能说她的感知力退步了。”夜羽笑了笑,毫不在意。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级别?”这是殷肖然眼中的内容,并给了他一个白眼。

“蓝天巅峰,天生全系,后面那个就不用我说了吧?要我去整整雪獒吗?”夜羽很是老实地说了出来。笑着走到她的身边,从果盘中取过一枚葡萄扒皮喂给了她。

“先把璧竹管好再说。”殷肖然嚼着上等的葡萄,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这是当然,不过那边已经用不着我了。璧竹的行为有目共睹,不用我去也够他们的喝一壶的。来。”夜羽笑笑,眼中闪过的杀意与寒气并没有躲过肖然的眼睛。

“等······等一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全大陆好像也就只有灵月之巅的尊主是,是蓝天全系吧?”段烟回神,不敢相信的看着温和体贴的蓝衣夜羽。她现在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万佳玉一提起师祖的夫郎就抓狂了。

“脑袋挺快。看来你的朋友眼光不错。”夜羽一笑,不知从哪取出一把晶石梳子,梳理着妻主那头如绸的长发。

“的确,口味很重。”殷肖然不以为意,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这是之前眼中的含义,让看懂的人面皮抽搐。“也可以说是臭小子一个。”这就是她眼中的内容。

正给她梳头的夜羽一听这话,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比起刚才赛场上那高贵、无上、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他,现在的他只是一个爱妻、护妻、宠妻的小男人罢了。

“对了,开幕式已经结束,要不要去夜市玩玩?虽说已在这里玩了一个多月,不过现在可是非常时期。”感到妻主那冷淡无味的眼神,夜羽停止低笑,转移话题。他知道,是刚才雪獒太女带皇子来的意图伤害了她,让她再一次见到了皇家的无情和黑暗。

想着想着,夜羽身上的寒气逐渐浓郁,握拳的右手开始颤抖 。那无上的威压,令所有的学生感到了来自心底深处的恐惧与压迫,这就是灵月尊主的威压吗?

“那就去吧,反正我也是闲着无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