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要想自强先要心强1

  “的确只有她一个,不过这一次也是璧竹国女皇亲自要求的。”七个队员,有两个都伤在了她的手下,而且还是打完再治,璧竹国能忍才怪。不过,她有点太小看殷肖然的消息网了。

“哦,是吗?那就暂且让他们再蹦跶一会儿,我倒要看看这木宗能玩出什么花样。”亲自要求。璧竹国国王,我可以把这个看成你在向我宣战吗?

“恐怕就算是他们要玩花样,也不过是为这无聊的比赛添一点乐趣。更何况妖皇堡里的东西可不是人人都知。”在月黎国的那次指点,就足以证明她脑中知识与经验,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也是,反正木宗里也没几个能够让我看上眼的,所以也没必要手下留情。刚好我也想教教他们有关体内伤害的事情,木宗还真会找时候。哦?”肖然笑笑,翻身看着面带微笑的司马朱玉,挑了挑眉。

“只怕那些经你手伤害和治疗的不会好全吧?”她是不会亲自出手,但这出手指的是明面上的,不然江湖上也就不会有“宁惹阎罗王,不惹永月八秀紫魅杀。”这句话了。

“活该,谁让他们皮痒欠抽。”殷肖然嘟嘟小嘴,任由司马朱玉取来衣装给自己穿上。虽说以她的能力搬到这一点并不算难,但又有谁会拒绝美人恩呢?

“今夜是比赛开幕的第一个夜晚,相信应该会很热闹。不如出去玩玩,也比整日闷在屋里好。”别人需要研究对策,你可不用。司马朱玉暗自心语。

“怎么,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那好,以后我绝对不会来了。”说着就要起身离去。

“好了好了,我错了。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司马朱玉一把拉住,甚是无奈而宠溺的看着嘟嘴的妻主。

“那你还在这里愣着,他们可都准备好了。”肖然噗呲一笑,甩手丢过一套衣装。

司马朱玉一愣,仔细探知下才感到门外已经有人静候,不禁面色一红,立刻拉上床帐,上床穿衣去了。居然在其他兄弟眼皮子底下与妻主嬉闹,虽说没有被真正看见,但那一扇门对于他们来说和没有有区别吗?!妻主这是纯心看自己笑话。

*************************

“哎,新鲜的糖葫芦,三铜灵币一个,不甜有胡不要钱。”

“胭脂香包,绝对的好货!”

“好了,好了,小朱玉,别脸红,这出门半天别的没看,光看你那红太阳了。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不够耀眼哇。”殷肖然一边没好气的瞪视着那些色**狼,一边对付着手中的小吃,对于身后那是不是就通红的面容很是无语。

“抱歉。”说着,司马朱玉的脸庞再次通红。

“当我没说。”殷肖然抽抽嘴角,转过身去。并没有看到司马朱玉眼中的自责与失落。只是这一切,并没有逃过他人的眼睛,就算以前他们各有上下,但现在同样受到殷肖然的指点,公平切磋绝对不相上下。

“哇酷,好多好看的小首饰耶。走走走,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