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说违规还为时尚早1

  “然姐姐,臭小子是谁呀,怎么一说起你的夫郎,老师就满腹怒火哇?”走在他身边的一名粉裙少女低低的问。

“她倒想要将他们娶进门呢,问题是她要有那个头脑和实力哇。赶紧走吧,人肉沙包都到齐了。”殷肖然在斗篷下翻翻白眼,快步走到了队伍的中心。

“有那个头脑和实力,难道他们还是天皇老子不成,这里不都是男子无才便是德吗?”少女挠挠头发,跟了上去。

广播台上的母鸭子很是识相的剪短了队伍的介绍。灵越之巅的尊主大人亲自发话,谁敢不听?!

“玉秋学院领队江寒,前来请教。”一名健壮、英俊的蓝衣男子抱拳说道。

那傲然的气势,严谨的神情、不吭不卑的语气,让队伍中的殷肖然赞赏的点了点头,再次向评委台上的手下发了命令。她要好好培养这个英俊阳刚又不失分寸礼数的小帅哥。

“呦呦呦,我当时谁呢,原来是住在小破村里的野孩子哇。又去哪家大户攀亲戚得到的资格哇?哈哈哈~~”一名浓妆艳服,以帕掩鼻的娇弱男子

扭着纤腰走到队前。

“就是就是,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个银月老师吗,没人管没然养的野孩子。走走走,站在这都污染了这的空气。”另一名红衣男子娇眉紧皱的推了推江寒,并甚是厌恶的擦着自己的双手,嘴里更是念念叨叨“:脏死了!脏死了!”

“你他妈的管谁较野孩子呢!信不信我······师祖。”脾气火爆的红衣少女炎竹挥拳要打,被殷肖然一把握住。

“怎么还想打人呀?来呀来呀,有本事你就来打呀。哈哈哈~~自己没本事就把师祖请来了,就不怕明年的今天没人给你们上坟。哈哈~~”

“就是就是,连面目都不敢让人见的死老婆子,识相的就赶紧滚下去洗洗你的那身恶臭。都多大岁数了,也赶来这耀武扬威,真是愚蠢呆滞。”

“师祖,他们······这您都能忍吗?”炎竹怒火万丈,恨不得现在就把他们生吞活剥。

“只可惜他们已经蹦跶不了多久了。”江寒拍拍衣袖,看向殷肖然。敢对月灵宫主如此无礼,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也没没什么可生气的。一柱香,别为了这些人浪费时间。”肖然轻笑。虽未眼见,但胸前晶石的震动与热度表明着他们的怒气。

“一切全听师祖的。”居然没有一丝情绪波动,这个宫主当真不凡。

“那么······开始吧。”殷肖然呵呵一笑,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广播台上的主持人全身一震,宣布开始。

除了江寒,其他人跟不没空做注意,按照殷肖然在上台前的分配冲了上去。独留她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宽大的斗篷近乎遮住了她的全部面容,纬一路在外面的粉唇,带着浅薄却高深的弧度。

不过片刻,嚣张跋扈的璧竹副队便处在下风,完全被动,原本定好的作战计划更是毫无作用。除了自卫挨打,根本没有任何施展的余地。而出爆发边缘的学生们更是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不过队长终究是队长,就算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也不是其他队员可以取代的。

“是她!是她!是哪个穿斗篷的在指挥全场!快点!快点过去杀了她!快点!······啊!”因为分心,璧竹队长被江寒一招冰冻驱逐出界。

寒气腾腾,面带冷笑,淡然地看着界外逐渐冰封的女人,身后没有半分级别图文。“你以为你很聪明吗?白痴。”说罢,腾身赶去对付其他队员。玉秋学院的学生没一个因为璧竹队长的话而抽身离开,去保护那一动不动的“师祖”。

“看来告诉他们一点东西也有坏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