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从未有过的愤怒与无助4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许反悔!”殷肖然故作严肃,但是眼中的得意与欢喜并未深度遮掩。

“嗯。”墨轩点点头,依旧含笑,似乎没有看透他眼中的内容。让殷肖然有种欺负弱小和做坏事被逮到的感觉,难受死了。

“好了好了,不和你闹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赶紧去吃饭,吃完我还要吃呢。”真是的,以前冷的像个冰山,现在暖的犹如春阳,你还能正常点吧?

“是,妻主。”看到那不知何时已经焕然一新的桌椅饭菜,墨轩并不生气,反而有些欣慰与高兴。因为他知道,刚才的愤怒与悲伤不是演戏,只是她并没有像外表那样丧失理智,这一点就足以让他高兴。因为他的妻主做到了真正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哼,臭小子,今天就先饶了你,再有下次,看我不打你屁股才怪。”殷肖然擦擦眼泪,一边抹去那水肿的眼袋与干涸的泪痕,一边低声嘟囔。

墨轩已是蓝天级别,又是第一杀手出身,听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而殷肖然那低声喃喃,自然也就一字不漏的进入了他的耳朵。闻听之下,不觉好笑,感情他刚才一再问自己是为了这个,还真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呵呵呵呵~~~不过自己既已诚心认错,又岂会在乎这些呢?更何况自己与她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自己身体的那个地方她没看过?打屁股······真亏她想的出来。看来自己要抓紧吃了,不然一会她等急了,又不知道会想出什么令人无奈而好笑的鬼主意来。呵呵呵~~~

“干什么?”殷肖然刚将床上的用具换了一遍,躺在上面闭目休息,忽然发觉有人在看着自己。睁眼坐起,发现是墨轩,而且似乎还将桌子上的碗筷收拾干净,并洗了一个澡。精致、舒适的浴袍没有遮挡住那浴后的清雅和她那独有的阳刚。

“当然是来让妻主吃与······打屁股的了。”墨轩一笑,俯身贴耳轻语“我可是一向说话算数。”

“你偷听拿给我说话!”殷肖然面色一红,不快的瞪视着他。

“墨轩诚心认错,不论妻主怎么惩罚墨轩,墨轩都不在乎,只希望妻主不要让旁人抓住把柄。”墨轩含笑。从殷肖然进屋那一刻,他就感到周围气息十分复杂,别的不确认,但夜羽这位大人物的存在,他是可以肯定的。

“旁人是不会抓住什么把柄,不过外人可就难说了,特别是屋外的人。”老娘不说就当我的感知力是吹的吗?!居然把我的要求当耳旁风,看来要惩罚的不止一个。

“他们也是为了妻主好,毕竟妻主除了以前那一次,还从未如此愤怒与哭泣过。”感到外面的气息一颤,墨轩不决有些好笑。看来收服妖皇和王级兽的好处还不少嘛。

“少来。也不想想是因为谁我才这样狼狈,这一生的狼狈都在今天出尽了。赶紧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呢。”殷肖然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翻身睡到了床的里侧。

“是,妻主。”微微一笑,款以拉被上了大床。

“叫我什么?”肖然转头,半眯的眼眸中尽是不快。

“然。”她承认自己了。

“这才是我的小轩轩,以后可不许这样伤害自己了。”转怒为笑,不由分说就吻上了他那依旧有些异样的双唇,抚摸着他那多日未碰的身体。

“更不许饿着自己,这样抱起来一点肉都没有。”无聊死了。

“是,墨轩记住了。”

“这才听话。”

当然了,那几下之前只是想一想的打屁股也在高潮时用在了墨轩这个令人闻风丧胆、冷血无情的第一非自由杀手的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