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从未有过的愤怒与无助3

  殷肖然还想向他投掷物品,只是除了她身下的大床,她身边根本没有东西可以供她发泄。就连桌上的饭菜也在刚才成了她攻击的武器,屋内一片狼藉。墨轩的身上更是狼狈、斑斓。但他已没心思去顾忌了,纵然他有着很严重的洁癖。

“然······妻主,我错了。墨轩错了。墨轩知道自己不对,墨轩不该不吃饭,不该折磨自己、不珍惜自己。更不该不信任妻主,让妻主担心、生气,墨轩错了。墨轩以后不会了,墨轩保证。”墨轩并不躲闪,也不去查看脸上的伤势,只是小心翼翼的在殷肖然面前跪下、认错。他真的错了,也真正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以后?!还有以后吗?!你不是要走吗?!好哇,你走吧!你给我走!我殷肖然不差你这一个孩子,更不稀罕你这一双筷子!你跟我走!走哇!”殷肖然毫不理会,又推又打之后依旧痛苦,甚至还在他的右脸上打了一耳光,这下脸蛋真的匀称了、丰满了。

墨轩不怒不躲,就是受了耳光也不去查看、呻吟,依旧老实、本分的跪在她的面前。

“墨轩不走,墨轩不会离开妻主。墨轩知道因为自己犯了大错,还害妻主受了那么重的伤,墨轩自己自己重罪。墨轩根本不想离开妻主,不想离开家。妻主,墨轩错了,墨轩认错,墨轩不会再惹妻主哭泣与生气了。只要妻主可以解气、高兴,墨轩随便妻主惩罚。绝不躲闪喊痛。妻主,墨轩错了,墨轩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会好好吃饭。妻主明天还要和他们一起去看开幕在哭下去就不好看了。”墨轩小心的劝说着。他不求她能原谅自己,只求她保重身体。站在她这样的巅峰,是不能有半分马虎的,否者就会烙下把柄,一辈子受人控制。

“你说的是真的。”殷肖然抽涕着看向墨轩,通红的双目好像兔子。

“墨轩发誓,以后不论什么时候都不会离开妻主,离开家庭。”墨轩一笑,伸手擦去那满面的泪痕与泪珠。

“我说的是保重自己,好好吃饭。难道你还能和那些花瓶一样赖在家吗?”殷肖然夺过他手中的帕子,没好气的擦了擦脸。

“只要妻主不再生气、哭泣,墨轩什么都答应。”墨轩并不生气,也知道她已经好一些了。

“谁,谁哭了,说得好像我无理取闹似的。”殷肖然嘟嘟嘴,但眼神中的心虚与算计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你刚才说的什么都答应算不算数?”停顿片刻,殷肖然又补上一句。NND,老娘第一次这样痛苦、愤怒,虽说还不至于失去理智,但要不让你补偿一下我立马改姓!

莫轩点点头,笑道“:只要妻主高兴、解气,墨轩不在乎。”一定又在打什么小算盘了,不过这才是平时的她,不是吗?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许反悔!”殷肖然故作严肃,但是眼中的得意与欢喜并未深度遮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