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人精中的人精也有弱点2

  “我保证,有时候哄大人比哄小孩还难,特别是一个比小孩还小孩的大人。”殷肖然很是无奈的举起右手,要知道比起这两件事,她宁可不用灵力灵使和异能,从比赛开始打到比赛结束。

“好了好了,赶紧去吧,你还不了解他吗?”诸葛宇文看着无奈摇头的妻主,知道她对月如夜与自己等人无二。笑呵呵的将她推向正闷闷不乐的吃着点心的月如夜。

“只这一次。”殷肖然并不抗拒,半顺半赖的移向月如夜。

“那你也要先保证他不会再这样,我在保证。”

“所以也就当我没说。”殷肖然翻了翻白眼,甩开他的推动,走向月如夜。

“又吃醋了?”殷肖然淡然挑眉,抢先一秒拿走了他准备解气的糕点,甚是悠闲的吃着。看他那泄愤样子,殷肖然就不禁有些不屑、皱眉。拿食物、动物、植物泄愤是她最看不起的行为。

“谁,谁吃醋,你这个样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吃下去还不成醋坛子哇。”月如夜看到近在眼前的最后一块糕点被她抢走,下意识的仰头瞪视,可当看到她那淡然无谓样子又忍不住垂首红脸。伸手就要夺走已经不足三分之一的糕点。

“挺有自知之明。”殷肖然轻松闪过,将剩下的糕点扔入口中。不等月如夜发火,她的下一句就出口了“:但你更清楚我最看不起什么。” 说罢便很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

“我······”月如夜当下冷静,骤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吱吱呜呜的说道“:那软弱的事物出气。”该死,怎么一生气就把这个忘了。这下好了,小然儿最看不起这种行为了,我一定又会让她感到讨厌。该死!该死!该死!

“那你刚才呢?”殷肖然平淡看着已然知道的月如夜“月黎七······”话没说完,就被月如夜突然伸来捂嘴的双手打断。当然,殷肖然可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他得逞。

“好然儿,我错了,你在叫我什么皇子了好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我也不是故意那样做的,我只是有些吃醋而已。”见捂嘴失败,月如夜也并没有多大惊讶,他那个动作只是为了打断她的话语。他实在不想听到自己倾心爱慕的妻主如此生疏的称呼自己。

“又承认自己是个醋坛子了。”殷肖然并不动容,只是眼角那浅浅的笑意暴露的了她的内心。

“看来也不是那么难”诸葛宇文知道殷肖然是在吓唬月如夜,自然也看见了月如夜没有注意到的那抹笑意。

“你要是想帮我战前热身我没意见。”这是殷肖然通过眼神传达的意思。

“小然儿~~~”认了半天错都没听到妻主的回应,月如夜可怜兮兮的抓着她的衣袖,晶莹泪珠几乎夺眶。

殷肖然是大陆的皇者,能坐在她身边的又有几个不是人精中的人精,这种程度的演戏简直就是小儿科。不过这样的戏码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人自然只是当个笑话,因为无论月如夜如何演戏、反驳,最后都只有乖乖地服从。

“上次见面月如玉那小子的灵力好像有点提高,或许应该在梅苑多开一间······”殷肖然看都不看,佯作思索的摸着下巴。

“好了好了,我输了,我不装了还不行吗?说吧,又让我干什么?每次都提他,你还能换个方法吗?”月如夜全身一颤,嘟着小嘴转身坐好。

“嘿嘿,有一个方法管用就行,我可不是什么贪心的人。弄个冰凌镜出来看看。”殷肖然也收起严肃,笑嘻嘻的搓着手掌。

“这个阵法不是可以从里看外吗?!”月如夜爆发。

“懒得看不行哇?我数三个数,不干立刻把他叫来替你干。”殷肖然也毫不示弱,掐腰瞪视着站起的月如夜,眼神之中带着三分得意。

“殷肖然——”

“月如夜皇······嘿嘿,这才听话。”还没喊完,一个圆形,直径人上半身长度的冰晶出现在她的面前,场内与评委台上的情况尽收其中,而且远近自如。

“切。”月如夜没好气的吃着糕点,但再也不敢露出半分出气的样子。

“呵呵呵呵呵~~我就知道,有着两个人在不会无聊。呵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