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变态身边没正常的

  “老师,我们知道你很财迷,但也不用吝啬到这种份上吧。这样出去不是丢失人了?”

“就是说嘛,这可是全大陆的盛事之一,我们要是穿这个出去还不被人笑死哇。”

“老土。”

“去去去,什么吝啬老土,这可是本校长所有的心血。这次你们要是拿不下那个第一名,看我不生吞活剥了你们!立马把这个穿上出去!记住,不准准备别的衣服,不准戴面具。不准······”万佳玉看着面前一个个有气无力、坚决反抗的学生,严训怒吼。NND,那个死寒梅一去不回也就罢了,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还想跟我叫板,真当老娘好欺负哇!

“不准不笑,不然那些大老板不会投资。我说祖母绿,你好像还不是很穷吧?用得着这样逼害儿童吗?他们怎么说也是大陆未来的栋梁吧,小心他们以后公报私仇。呵呵呵~~”殷肖然身着翠绿色锦制长衣,外罩银色祥云纱褂,玉冠束发。鲜艳亮眼的绿色不但没有为她增添半分瑕疵,反而为她那一颦一笑间所透露的高贵与出尘锦上添花。

“去去去,你不是在殷琦的休息室吗?跑这来干什么,就不怕被人逮到引起闲言蜚语?要不是你那两个兽仆还算不错,我也不会一直不去找你算账。”万佳玉没好气的看着含笑淡然的好友,低声喃喃。

“哎哎哎,我可都听到了哟,背地里说人坏话也没你这样说的,太明目张胆了吧?怎么说你也是一校之长,我有能力自由穿梭,你可没能力堵住悠悠之口。再说了,**那丫头正忙着收缴水宗的战利品呢,我不找你我找谁哇?不过我当初怎么就找上你们这连个极品了呢?一个**到恨不得见男就上,一个吝啬到削剥苗子,找一个正常的就这么难吗?”殷肖然呵呵一笑,样做悲哀的捂额叹气,暗中却对着那些学生做着鬼脸。逗得后面的学生纷纷低笑。

“去去去,我们两个不正常,难道你就正常哇。整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游玩闲逛,好事美男全都进了你的腰包,我们几个倒是成了外面的**。有你这么当朋友的吗?送个礼物都不好好送,你知道这次维修又花了我多少钱吗?!”万佳玉瞪了学生一眼,看着殷肖然没良心的样子哭笑不得。她们或许可以用不正常来形容,但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全面变态,根本不按常理出牌。跟在这样的人身边,能正常才怪。

“好了好了,不就是几百个紫金币吗?大不了一会我让人双倍还你。再说了,灵使若不真心臣服,根本不可能与他们有什么契合度,收了也是白收。不过我这次来可是有个不错的礼物要送你哟。要不要?”殷肖然并不在意,她与万佳玉又不是一日两日,彼此都是知根知底,自然不会为了这种小事伤和气。

“少来,什么双倍还我,不出四倍你别想安枕。别以为我不知道,只要这大陆上还有人生活,你就不带穷的。就算四大国都垮了也影响不到你,双倍,你打发要饭的呢。五倍。”万佳玉甚是不快的嘟嘟嘴,抬手伸出了五根手指。

“喂喂喂,刚才不说是四倍吗?翻书也不带你这速度的。······好好好,五倍就五倍,谁让我倒没摊上你这个母狮子呢?除了狮子大开口还会别的吧?”殷肖然无奈的笑了笑,转手取出一枚紫色“五”字形晶佩,递了过去。

“算你识相。说吧,什么事?”万佳玉一把抢过,喜滋滋的把玩着。没人比她这个经常从月灵提钱的人更清楚这块晶佩的用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