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从未有过的愤怒与无助2

  肖然怒吼,一个耳光就将他扇出数米,整个左脸完全红肿。薄嫩无色的嘴角流出一道血红的血丝,格外刺眼。

“我为什么要挖空心思的聚集你们?我为什么不区分正夫侧夫?为什么不偏情、负情?我为什么会在你们面前毫无保留?还不都是为了让你们在外表冰冷之时,有一颗感受大家的温暖的心,一颗平等和谐的心!你这折磨自己、伤害自己算什么?!是在告诉我我的努力都白费了吗?是在告诉我我的行动与付出全部付之东流了吗?什么叫我会把他生下来,在你心里我殷肖然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吗?!别忘了,我可是医毒双圣,医毒双圣,孩子什么的还不是轻而易举?!在你心里我就一个这样的人吗?!你告诉我!”肖然追上,再次扯住了他的领子放声怒吼。这是墨轩从未感觉过的愤怒,也是他从未见过的妻主。

在他心里和眼里,妻主永远都是一个冷静、精明、镇定的才女,如今她······是因为他吗?因为他不吃饭,因为他折磨自己。孩子什么的都是轻而易举,她是在告诉自己,她在乎的不是孩子,是自己吗?可自己······

“你以为呢?!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堪、腐败吗?!你真当我在乎的只是孩子吗?!好,好,好,你不是想走吗?我让你走!我准许你走!你走吧!你给我走!我不想再见到你!你走!”看透他心思的殷肖然知道有了转机,但她是真的很生气。她气他不爱惜自己,更气他不信任自己、糟蹋自己。

殷肖然拽起墨轩,不由分说的将他退到门前,翻身坐到床边抱膝痛苦。

这是墨轩第一次见她流眼泪,曾经听说她因为跟她一起出去的奶爹的背叛流过眼泪,但这样的痛苦绝对是第一次!看着一向坚强、机智、活泼甚至有点风流、好色的妻主,如此无助的抱膝痛哭,墨轩心如刀割,疼入心魂。刚要开口就迎来了殷肖然的怒吼。

“走!你给我走!我不想再见到你!只要你出了这个门,你身上的一切痕迹都会消失!以后你做你的夜魔之主,我做我的月灵宫主!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你给我走!走!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墨轩!你不是!呜~~~~~呜~~~你给我走!”殷肖然哭吼着,大叫着,更将身边一切能抓、能扔的东西丢向墨轩,通红的双目有些水肿,倾城的面容上满是泪水。堂堂月灵宫主、永灵城主、八大新秀之主、第一自由杀手,何时这样狼狈、无助。

“然,我······”看到一向欢笑、阳光的妻主如此痛苦,听到她那句“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墨轩!”时,墨轩深深地感到后悔与自责。他悔自己自暴自弃,恨自己没用软弱,以至于让她如此伤心、愤怒,都是他的错,他的错!只要她不再伤心哭啼,她怎么惩罚自己都可以,自己,实在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她。

“住口!你不是我认识的墨轩,你没资格这样叫我!你给我滚!滚那!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