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双魔相会4

  蓝影闪过,肖然入怀。夜羽抢在墨轩之前接住了到底的殷肖然,虽然含笑,却显得格外阴冷、诡异。

“现在知道她的用心了?恐怕不过如此的是你才对。”嘴角上勾,语气中尽是嘲讽。

“我······”墨轩自知理亏,不予争辩。垂下的双手紧握成拳。

“我本以为你对她是真心实意,忠贞不渝,所以才放任你呆在她的身边。早在白天他就发现了你的不对劲,但为了尊重你他没有去问,只是默默的减少守卫关闭机关,放任你与她想会。而她也并不是早就在这里等你,只是通过你身上的玉石制品感受你的情绪波动与情况,这一点就已经够费力了。当她感到血魔不对,立刻借助我的空间来到这里。她知道她是你的师妹,是你救命恩人的女儿,更知你对她并非无情,不顾已经疲惫的身体是用时间逆转抹去她所有的记忆,缩小她的身体。这一切都是为了尊重你才这么做的!如今看来,到时我看错人了。”夜羽看着怀中毫无血色的殷肖然,心疼不已。一向温和、淡雅的他低声怒吼。

“······她早就知道血魔在······”墨轩不敢反驳,也无言反驳。只是看着那犹如死灰的苍白,心口绞痛。

“你太小看她的势力了。可以这么说,早在你现身之前,她就已经将你的一切倒背如流,更知道血魔与你之间的恩怨情仇。本来所有擅自查探与她有关资料的人与组织都会遭到灭顶之灾。而她却因估血魔对你的恩情,放过了她。只要她们不过分就不必过问。而这个不过分中,有一半都是以你为主。她心思细腻、明察秋毫,可以说没有什么事能瞒得过她,但她所想所做的又有几个是为了自己。这些势力是为了日后家人可以安然度日,将我们聚集是为了感受家的温暖,让我们真正放松。如今她将血魔退到婴儿状态就是想让你将她抚养,总不至于杀了她而让你无处报恩。”夜羽淡淡的看着垂首握拳的墨轩,冷哼一声。“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该怎么做你自己想。我不会杀你,因为那样只会伤害到然,让她恨我。为了你,不值得。她现在还很虚弱,我要带她回去救治,是去是留你自己决定,没人拦你。还有,血魔没有消失,只是和夜魔合一。有时候,我真布置应该说她笨,还是该说她聪明的单纯。你自己想想吧,最好不要让她失望,否则你就是三灵的敌人。”前行几步,闪光消失在了山崖之上。

墨轩默默的站在那里,脑中全是殷肖然出现后的一举一动,在夜羽怀中的死气与安宁,以前跟踪和现身后的活泼、调皮、风流与精干。那对自由的渴望,对平等的追求,对他人的无私,对自己的苛刻,如放电影般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仰天长吼,方圆百里的鸟兽尽皆逃散。

垂首喘息,抬目看到崖上那躺在血色长衣之下,牙牙学语的婴儿时,跨步走去,俯身抱起了忘记一切的血魔。看着挥舞小手呀呀直叫的她,一手抱婴,一手成刃,喃喃低语“:我欠她的,永远都不可能还完。”说罢,手刃闪过,面色冰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