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因你而改变

  “宇飞兄长是不是有点小看三灵了?”夜羽身着水蓝色长衣走入房间。

“都准备好了?”殷肖然淡然的看着进来的夫郎,显然早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

“当然,一切都和你说的一样,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月灵永灵的常委代理人吧?”夜羽对于她那含带冷气的眼眸并不在意,微笑着坐在了桌子边上。

“吃过了。”殷肖然不为所动,一脸“你知道什么是常务代理人”的表情。

“还没,这不上宇飞这里吃吗?再说了,我知道的那些还不都是听你说的。”夜羽也不客气,随手拿过一块点心就吃。“嗯,味道不错,肯定又是你一边修炼一边做的吧?不过还是有制作者在身边味道更好。”

殷肖然并不说话,装目看向夜羽,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在说:“你能有点尊主的样子吧?又不是第一次吃。”

“谁让你做的好吃呢?”夜雨并不生气,毕竟在他们面前,她也没有像月灵宫主是那样冷酷淡漠。

注视片刻,打一响指,立刻就有侍女端着各种新鲜温热的菜式走进房间,端上玉桌。只穿了里衣的凌宇飞又惊又羞,而就在此时一见宽带温暖的披风将他包裹,转头看去,是殷肖然温柔的注视。

夜羽将一切尽收眼中,尽管含笑,却还是难掩眼底那莫测的深邃:凌宇飞,你曾经中了殷琦女皇的计,背叛然,我可以不怪你。若你再敢伤害她,就不要怪我不念亲情了。但愿你对得起她的宽容与付出。

“本来四大帝国与灵月之颠各可报送一支队伍进入决赛。不过因为月黎被取消资格,你有只是一个人,也就有两支队伍可算正常。”有点受不了电灯泡的身份,夜羽开口了。

“老婆子还真会省事。不过不是应该还有三支吗?你的呢?”殷肖然轻哼一声,看向夜羽。

“虽说一向都是灵月之颠赢,也就有一届是不感兴趣的东西。不过正如你所说,那样东西固然珍贵,我们却并不缺少,倒不如由你决定它的主人,相信一定会十分匹配。”反应还真快。也难怪,“第一自由杀手”六个字可不是白叫的。

“恢复正常。虽说你我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但灵月之颠我一次也没去过,这次是我最后一次以殷琦郡主的身份出现,不顺便帮夫郎检测一下苗子的质量,实在是有点可惜了。或许,适合那样东西的主人就在其中。你一向不问此事,手下也定然为了这场比赛付出了不少。不要为我而改变,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说了。”殷肖然双手端茶,美目半闭嘴角微勾。最后一次了,下次再见之日,就是我公布一切之时。

“随你,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夜羽一愣,含笑背手做了暗语:一切照常。

“谢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我还是喜欢纯正的事物,不论是什么。”

“我知道。”你说不希望别人因你而改变,但你可知道,只要是与你有过交往的人都已改变。凌宇飞、月如夜是这样,诸葛宇文、司马兄弟是这样,墨轩与那个深夜来访的月如玉也是一样,我更是。或许你天生就是一个会改变一切的人,又或者是,活在心中的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