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血魔

  “血魔。”殷肖然看着眼中闪过几丝深邃的墨轩,淡淡的道。

“是他们。”月如夜一改顽皮的看了看墨轩。那是与他的暗魔几乎平起平坐的组织,只是宫主不想他这样出名。

“不过如今连像朱青玉这样的都不放过,看来他们盯上对象并不少哇。”诸葛宇文呵呵一笑,眼睛却瞟向一边含笑的夜羽。众所周知,血魔虽然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杀手组织,却极其嚣张狂妄,曾多次对灵月之颠不敬。至于用灵和月灵,他们想闹也要先找到位置。

“不过如今三灵齐聚的消息,也够那家伙喝一杯的。不过月黎、凌家还有诸葛家族里一定也少不了她的人。”夜羽知道他的意思,并不在意。

“你见过?”殷肖然秀眉微挑,淡然一笑。

“凭你月灵、永灵还有八大新秀,难道还查不到我的过去?特别是这方面的吧?”夜羽一笑,戏谑的看向满眼笑意的殷肖然。

“那是你的事情,关我何事?!不过,她今日既然有胆量这么做,就要做好承受代价的准备。血魔,那个创立以来就没少与小轩轩争斗的组织吗?很是不幸,她惹错了人。虽说那是我与小轩轩不过是排行上的平起平坐,不过如今他既然敢找人冒充,我就不介意新帐旧账一起算。”殷肖然不快的撇撇嘴,有些怨气的转到一边,平和秀美的小脸上绽开一抹诡异而阴深嗜血的笑容:干他妈的来她麻烦,那就别怪她第一杀手冷血无情。

低头品茶墨轩看了看冷笑的殷肖然,没说什么,只是那眼眸不再是闻言前的平静无波。

“呃······看来我回去要好好的查查内部了,免得到时候在费劲善后。”看来这次血魔真的要倒霉了。月如夜甚是无语的抽抽嘴角。

“那你准备怎么办?”夜羽一顿,他很清楚殷肖然这个笑容的寒意,以往有人对月灵宫中人不敬,她也是这样在谈笑间令对方一落千丈,虽未死亡却也是倍受凌辱,永世都不得从“谷底”翻身。

“你认为呢?我都当这么久的甩手掌柜了,还能重掌政务,吃饱了撑的。月灵永灵是什么脾气世人皆知,自会有人处理此事。对了,离比赛还有多久?”殷肖然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悠然的摆弄着自己的双手,纤嫩有形的双手在阳光下愈显精致华美,虽无丝毫点缀装饰,却远胜那些人为的庸华。

“这次定在五月中旬。”夜雨见她不想说便也没再询问,很是坦然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五月中旬?两个月不到,决赛的开幕式呢?”即未过春也未如夏,是挺适合的。

“预赛也不用你操心哇。”诸葛宇文你一如往常的温和亲切。

“那还不快走。”肖然一顿,立马留下几枚银币,跃离座位。

“干嘛去?”很少见她这样急躁,看来有事。

“只剩不到两个月就要比赛了。虽说不是决赛,虽说我并不把那些狂风繁花的人放在心上,但我以前已经错过很多届了,这次再错可真没理由了,而且那样实在是很没自由。若不趁着机会好好玩玩,未免有些太亏了。”殷肖然义正言辞的解释着。

“似乎有点道理。呵呵呵~~”诸葛宇文看了看倒地的月如夜与早知如此的墨轩,呵呵一笑,笑声中却不免有些尴尬。

“那就快走。虽然我是时间之主也经不起这样闹腾。”

“你除了玩还能想些别的吧?!”

“那我想着别的时,你们又在何处,在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