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后会无期2

  本欲佯作不快,拍掉爱妻小手的月如夜感觉嘴上一轻,殷肖然已然背手躬身的站在琴前,看着面带心痛、羡慕与伤感的男子。这小子不会一见钟情吧?!

“你······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想的吗?”文青惊诧于这个仙女居然知道自己的想法,但当看到她那眨动的双眼,与身后或含笑、或冷淡、或一脸醋意的蒙面男子,叹了口气。

“准确点说也就是你这样清纯的花瓶会这么想。有点城府与权势的人都不会这样淡然的决定自己的一生。窝子的是靠自己取得的权势,不是上一代的光辉荣耀。”这小子也太逆来顺受了,有点骨气好不好?说花瓶都有点硬,绣花枕头更准确点。

“谁说公子是花瓶了!公子的文艺与琴乐可是出了名的!”小厮不满的反驳着。

“小轩轩。”殷肖然挑了挑眉,扭头看向一边不言的墨轩,他除了黑色就没别的了吗?

墨轩知道他想说什么,也早在见到这对主仆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看来消息是真的。

“你在质疑我训练的人才吗?”你是不是忘了我可以听到范围内所有人的心声,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哇!

“文青,文家四公子,自幼就相貌出众,琴问皆同。上有三姐,妾出,除了才学与身体,机会受过什么关注。不喜热闹,常常一个人在院中弹曲抒情,不过这并不耽误他的名声。其母文苑城,乃城中衣坊老板,算的上是一个有钱之人,一正两恻六妾,除了纳娶的陪嫁以外都可算是门当户对。其父跟他差不多,刺绣、制衣可算人才,在妻家也没多大的存在感,有时候会因为这个儿子而受点关注。”墨轩看了看皱眉的妻主与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文青。

“包括那几个‘兄弟’喽。”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不过一个是开衣坊的,一个是会制衣的,还真是搭配。

“你认为呢?”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

“那你认为就凭你以前的实力是他们的对手吗?我可不记得有哪个家庭会将自己的秘籍拿给夫郎用,甚至亲自指导并炼药物帮助。更不用说做饭和整理了吧?”这小子当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吗?

“额······当我没说。”在外人面前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月如夜不快的撅撅嘴。

“又嘟嘴。”打一响指,一个九分满的酒坛挂在了他厥起的嘴唇上。月如夜没有防备,当下扑倒在地。要不是他反应不慢,早就被酒坛碎片划伤和浇成落汤鸡了。

“下次就给你挂棵大树。反应还是慢了点,下次应该把树浇点油,然后在下面放个火堆,那时候的反应一定不慢。嘻嘻嘻~~~”殷肖然挥手散去碎片,笑着道。

“你想烧死我呀!”月如夜扯下套绳,不顾嘴上红印的大吼。

“你不是以前的你。不介意我弹一曲吧?”殷肖然抚摸着那素雅的琴弦,抬头轻笑。

“不······不介意。姑娘请。”她会弹琴?!文青不免有些惊讶,虽说灵力是男女不限,但不少有儿子的家庭还是让他们将重点放在了琴棋书画上,女子也只是武政商军,几乎没有一个女性会琴棋书画,以及烹饪。就算有,也只会被认为是伪男子而受尽白眼。

“看什么看,不能会吗?你要是能在大陆上找出一个能在这些方面胜过她的人,我的名字立马倒写。”月如夜一边涂着从空间戒子中取出的药膏,一边没好气的看了文青一眼。

“不·····不是,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绝对没有。”文青口中这样说着,眼睛却不受控制的看向那试音的白衣女子。听刚才的话语,她不仅亲自教导夫郎修炼,还炼药、下厨,甚至帮忙整理东西。而且刚才那个蓝衣男子表面上是一脸不快、愤怒,但他看得出来,他其实并没有任何超出宠溺的情绪,他爱她,就连那个一直冷口冷面的墨衣男子也是,他们这一家子有着这世上少见的和谐。令人羡慕······

“少见并不等于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