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女神的冷笑,仙子的向往1

  “小然儿,我就这样让你讨厌吗?这次要不是我以前练功的时候没偷懒,又要被你落在宫中不能出去了。”一想到这次自己险些掉队,月如夜就有些难受与气闷,自己就这样让她讨厌吗?

“现在的阵法和机关不是有司马兄弟长官吗?彻儿还小,不能离开亲人太久。”殷肖然看了一言难受失落的月如夜,看似无意的吐一句。

“那你还是他们的亲娘呢。自从给你学了创新与融合之后,那小子整天就知道把自己关在屋里,除非言琪哭着要亲爹,或你去的时候他才见人。更不用说他那个冰块兄长了。”听到这句话,月如夜的心中好受不少,脸上一句不爽和郁闷。

“你不也学会医药了吗?”只能各有所长。而且我自小就离家游玩,能在一地呆上半月都算不错了。

“那又如何,上次还不是没留住······当我没说。”还未说完,便感到两道凌厉的寒光射向自己,立刻改口。

“所以还是把你留在宫中比较好。”殷肖然看了看老实的他,嘀咕一句后看向窗外,碧竹国就是碧竹国,四季如春,山清水秀,这茶楼更是占尽地利人和。

“就知道你不喜欢我。”月如夜不快的嘟嘟嘴转到一边。

“我好想还没那么淫吧?或者,你是嫌我以前还不够浪?”殷肖然一笑,伸臂将他揽如怀中。嗅闻着他那自然沁人的体香,扶摸着他那虽有生育却毫不走形的身体,并有意无意的刺激着他的雷区。

“正经点,这是在外面。”月如夜俊眉微皱,却并未太过抗拒这让他感到安全、温暖和幸福的怀抱,双颊上那诱人的红晕更是可疑。

其实自从月如夜有孕之后,殷肖然便没怎么与他行事,大多部分都是相拥而眠。更何况殷肖然还要顾及其他六位夫郎,圆房的时候更是少的屈指可数,心中自然也是充满渴望。但他还是更喜欢与爱人两人独处时玩乐,而且若她不愿,月如夜也从不强求,毕竟自己爱她。

“我好像说过正经可以憋死人的话吧?更何况你是我的夫郎,谁敢管我我现在就叫他上天。好宝贝,难道你不想我吗?我可是很怀念你的味道呢”殷肖然眯目一笑,硬是让他贴着自己。温热的红舌轻缓的舔了一下他的耳轮。

“你,唔~~~~”月如夜全身一颤,险些瘫软在她的怀中,刚要转头怒喝,殷肖然便以最快的速度裹住了他的香唇,有力的臂膀更是一把将他拉到腿上,灵活的双手游走在他那性感的身躯。他现在终于知道怎么让这家伙闭嘴了。

月如夜没想到她会在这突袭自己,短暂的反抗之后是迷离和沉醉,久违的轻柔与酥麻席卷神智,熟练而青涩的回应表明心思。就在他感到自己快要无可救药的时候,殷肖然停止动作,笑着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疯狂,不过美味还是留到晚上独自品尝比较好是不是?”殷肖然看着面前羞怯却又期待的的美人,勾唇轻笑,低头将那分离的衣扣一一扣好。

“只要你喜欢,我无所谓。”看着她那专心、认真的表情,月如夜感到很是幸福与甜蜜。虽说她不止给自己一个人扣扣子,但这一刻她还是感到了无尽的满足与快乐。可是······

“大胆贱民。竟敢侵占本少爷的专位,信不信本少爷现在就灭你满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