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奔者为妾

  “肖然,好久不见。此次若非萱雨传信于你,恐怕皇姨想见你一面都难那。”女皇见她只带了四位美男,心下稍安,但也不敢太过放松。毕竟这四人的气质预气场摆在那呢、

“我很忙,不想陛下一样整日无所事事,移门心思的提防这个,算计那个。而且,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没你叫的这么亲吧?今天太阳不错,挺适合做阳光浴。有事快说,我好友那还一堆事呢。”殷肖然并不给女皇面子,淡然的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有些烦躁的催促道。

“就以你能与三皇子、宇文公子在一块的本事,不会连这点消息都查不到吧?”女皇面色一沉,但很快便隐藏起来,挑眉笑笑。

“那你认为与月如夜他们比起来,谁更好?我指的不是出身,也不是传言。”殷肖然将一切尽收眼中,微微一笑。

“你想说什么?”难不成那小子与这丫头一样,也是一直在隐藏实力?!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虽说那时的他对我来说弱得可以,不过······十六岁的八星冰系狂风九重,兼六星炼药师对你们来说,恐怕就是一天才了吧?我不知道那时的他是否能被你们查个透彻,但现在他与我在一起,再想彻查,恐怕不比查我简单几分。呵呵呵”殷肖然并不在意众人那震惊、诧异的表情,不在意女皇那随之阴沉无遮的面容。

“哎呀,我到现在还记得一篇文章,叫: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 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现在用到这倒挺贴切。女皇陛下,您说呢?呵呵呵~~~”笑话,怎么说我殷肖然也是两世为人的天才,被你气着那才叫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呢。

“一句话!你负不负责?!”女皇面如乌云的瞪着殷肖然。该死的,十六岁的八星冰系狂风九重,兼六星炼药师,这样的天才自己怎么没发现!如今倒让这个死丫头占了便宜!

“当然付,不然我来这干嘛的?不过,老规矩,以武招亲。另外,这是你自己决定的,不是我逼的,奔者为妾,这个是很久以前就有的了。”殷肖然翻个白眼,佯装没有看见殷琦璇那绯红的笑脸。

“若按这个算,恐怕你这几个夫郎中没有几个不是奔吧?”女皇冷哼一声,有些惊异的看着那坦然自若的三个美男。

“额······这个嘛。我喜欢,你管我?别忘了,这些年你都做了什么,你我心里都清楚。不过为了防止别人说我欺负人,我封印灵力,不用灵使,只要你这些儿女婿媳有一个能伤到我这衣袍半分,就算我输,任你处置。另外,拳脚无眼,伤了废了别找我。”殷肖然抽抽嘴角,心里不禁暗暗庆幸没把那四位带来,不然就凭月如夜和司马兄弟也够她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