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本要为胜利暗自庆祝的殷肖然顿时严肃。虽说自己在她身边下了暗卫,皇城三分之二的经济掌握在手,但那个老婆娘也不是吃醋的。自己自幼离家,连年不归,在家中更可以说是未尽半点孝道,但她就这么一对双亲,她不希望他们有任何闪失,不然也不会一连创建九个势力!对她来说,一个没有反倒比拥有更好,因那样更自由,更轻松。

“你想的没错,那女人还怎不是吃素的。这么长时间来都没忘记查探你们,但始终一无所获。前几日眼线传来消息,她准备用······”诸葛宇文将二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但也早已习以为常。只是谈到这个女皇,他不由的想起那日百花会上的情景,眼中的恨意与杀意一闪而过。

“让母亲联络我,让我现身,再以婚姻锁住我。”不是疑问,是肯定。

“你知道?”貌似他还没让人将这消息告诉她。

“联姻不是皇家惯用的手段吗,她要用谁?”殷肖然坦然的白了这个与她平起平坐的美男一眼。

“以前你追过,害得他至今未嫁的男人,六皇子殷琦璇。”虽说当初只是为了掩饰自己,不过那凌人的警告和不舍的追逐,若不是她经常离家,女皇恐怕早就杀了她了。

“真······真是他?!”至今未嫁,貌似他比自己只大几个月吧?如今自己不过二十,想必他也差不多吧?最多大一岁呗。

“你还记得?”宇文挑眉一笑,还以为她忘了这枚曾经的棋子呢。

“说了等于没说。何时的事?”殷肖然白了他一眼,悠然的坐正身子。没有妩媚、没有风流,慵懒却又端庄的姿态引人心魂,但那来自骨内的高雅和脱俗让她有如雪莲一般“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几天前收到信息,昨天就接到了母亲的来信。是通过给她送信的人送来的。那人传话,说她已知道是你在帮她,也知道你现在不同凡响,但当初你的举动确实为那个人造成了伤害。她知道你不想见到女皇,她也不想,但那个人是无辜的。这么长时间都没被查出来,相信也不差这一点,有些事还是当面解决比较好,他相信你会有办法。”夜雨转述着,观察着,意料中的看到妻主闻言一震,面带苦笑。

“果然,就算我再怎么连年不归,最了解我的还是母亲。她知道我别的不重,就重情义,这几句话更是胜过了任何劝说。看来这次,我是想不去都难喽。”殷肖然苦笑着摇了摇头,微声轻叹。

“要用空间吗?”夜雨知道她不想多回皇城一次,更不想多看那人一眼。但这一次,是母亲让她回去,而她又最重情义,就算再不想也会回去。

“你说呢?堂堂灵月之巅的尊主,不会没发现这其中的诡异吧?”殷肖然挑眉一笑。那阴深的笑容让万佳玉为之一颤,又有人要倒霉了,而且是倒大霉了。

“看来就算是母亲来信,你这个拥有十个身份的强者也不会为之迷乱。”他是发现了,但没想到刚才一直苦笑的妻主,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其中异常,他果然没有跟错妻,爱错人。这‘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八个字已完全融入了她的身心。厉害!厉害!这次女皇是真的找错对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