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三朵淫花

  殷肖然刚一说完,来自学生宿舍方向的一声巨响便紧随而至。

“呜哇——不好了!来人哇!灵兽撞穿宿舍楼了!”

哗啦——

“啊——这不是六千七百年的墨月鬼虎嘛!”

嗷——

“还有三千九百年的金丝飞猿!”

吱吱吱——

“院长老师快来呀,肥猪的屁股开花了!”

“我去看看!”等了许久不见人动的赵擎宇起身要走。

“等一下。”万佳玉一把拉住了自己的夫郎,看向坦然自若的殷肖然:“千年灵兽从不轻易冒犯人类,这两个是你叫来的吧?”除了她,没人能够驱使动这两种罕见的珍品灵兽!

“玩玩而已。我还没出动暗处那条王级银星噬天蟒呢。再说了,我不还在这呢吗?几年前被围攻、算计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急。不是吗?祖母绿。”殷肖然淡淡一笑。依旧我行我素的品着香茶。

“也就你敢叫我这个名字。”祖母绿,也不只是谁害我整天被人叫母猪。”万佳玉深知这个朋友的本事,也知道这世上只有别人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就好比幼年离家创建势力,就好比一人创建九方势力,却没让任何人起疑,如今更可以说是揽尽天下美男,真是叫人羡慕而又佩服。

“貌似叫这个称号只有两个人叫过吧?”当初叱咤大陆的三朵淫花,今天就已起聚了两个,至于另一个······

“那还不够?!”万佳玉面色阴沉的看着她。

“少来。当初如果没有我在背后给你们出谋划策,就凭你们这两个连繁花都没到的人也想叱咤大陆,名传情楼还差不多。”殷肖然白了他一眼,欣然接受了诸葛宇文喂来的果子。

“那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说这样可以转移他人注意力,使自己暂时处于暗处,方便行动。”

“事实上那个未足十岁女孩的计策也成功了。”殷肖然得意地挑挑眉。

“你指的是当初叱咤大陆的三朵淫花中的寒梅吧?”夜羽一笑,多年身处高位,空制大量秘密分部,拥有敏锐的信息网,使他知道的远胜他人。

“嘻嘻,闲着没事,玩玩而已,不会生气吧?”殷肖然憨笑着楼主了她的脖子,亲了一口。

“闲着没事?恐怕那时月灵、永灵、红枫、绿柳、墨莲、它们还只处在雏形期吧。你会没事?”夜羽并不回答,浅笑地看着憨笑的妻主。但只要是在高位呆过一段时间都能看出他并未生气,不过被他揽住的殷肖然知道,他捏自己腰部的手有多用劲。这小子可是越来越腹黑了!

“我喜欢,不行啊。别忘月灵宫中都有谁。”说话间,殷肖然那位于她颈后的玉手突显银针,所扎之处更是无害却敏感之处,就是夜雨都忍不住咬牙皱眉。

抬头看去,是妻主那高傲、不屈的神情,是毫无畏惧可循的目光,亦阴亦阳,似柔又刚。表面上风流好色无耻耍赖,但却又是那么的孤独悲凉。身处红尘,却早已看破;生于贵族,却不奢不侈;淡妆素衣,气宇非凡,或许这正是他吸引自己的地方吧?

“行了,别撅嘴了,再厥都可以挂油瓶了。我和你之间又不是一年两年,既然都已将自己给了你还会不相信你吗?不过你妈那边你确实应该考虑一下。”夜羽笑着吻了一下她的头,捏肉的右手也随之松开,温和的灵力在他的揉动中减缓痛苦。

“我妈?她又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