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河蚌相争,渔翁得利

  “主人,您的雪玉糕,掌柜的说除了几个新口味,请您选择。”护卫手端托盘,很是时候的放到了椅边的桌子上。

“·····就这个好了,下去吧。”尝了几个颜色鲜艳点的后,殷肖然选定了一个草绿色的。

“可主人,您不是要······”护卫一惊,他没想到主人会选这个。

“就这个,香草味,数量不要太多,我只要最基础的。”殷肖然看了护卫一眼,微微一笑。

“是。”护卫没再争辩,收起托盘就下去了。

“香草味,墙头草,也就是随机应变。至于数量不多,只要最基础的,是告诉他们不用太多人,只要保护好那个人的家人就行,对不对?”夜雨一笑,刚才的愤怒与憎恨烟消云散。

“挺聪明吗,看来以后我要换个暗语了。”殷肖然擦擦嘴角,笑着给了他一块。

“如果不是了解你,我也不可能猜的出来。······很不错的方法,灵气夹心,只有吃的人才知道糕点里有什么内容。”坦然接受,赞赏的目光看向肖然。

“其实只有第一块才有,你那块是我放的,不然岂不是太危险了?”殷肖然品口香茶,看着斜下方的包间眼带杀气。

“也难怪你的护卫会吃惊,好不容易有个活动肢体的好机会,还被你整成了被动的保护。”的确如此,不过能在时候放入夹心,看来这几块点心不一般那。

“好战者不如厌战者,至少不会给自己找麻烦。不过凡事都要有底线,就算是上七宗也不例外。他们不是一直想见八大新秀中的人吗,好哇,我让他们见,只不过这代价可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敢伤害我的朋友,就要做好负责的准备。

“据我所知,干事的是他们一中上等分部的宗人,并不是那种可有可无的外系人员,恐怕他们不会那么轻易的交出去。”刚才的糕点已说明了一切。

“这点我当然知道,而且就算是去见我,恐怕也是先礼后兵。我没见过那些人,只要色女不开口指认,他们送谁去不都一样?只可惜,螳螂扑蝉黄雀在后,我就喜欢让敌人带着满腹的希望走向绝望。看着吧,我不会因一时气愤而灭了水宗,但我也不会让她好过,毕竟还要水宗来牵制其他六宗。”知己难寻,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这就是你让手下被动的原因,你已经知道黄雀是谁了,不然你不会这么安排。”那个一直暗中跟踪的第一非自由杀手。

“你不也知道了吗?灵月之巅的尊主大人。不过也不是完全被动,在谣言与商界可是主动。太被动了对自己不好,不是吗?”我是喜欢后发制人,但太被动了也不符合我的性格。

“这或许就是你吸引我的原因,谈笑间便已诞生一几乎完美的计策。”轻而易举,简单易懂,却也是十分阴险的,对敌人来说。

“但对他们而言,是阴谋,是奸计,是一个让他们悔恨莫及,恨不得吃了我的巨大阴谋。”殷肖然莞尔一笑。而就在她的身边,除了一脸不快的月如夜,没有一个人不高兴、庆幸与放松的。

“看来我该庆幸自己不是你的敌人,不然······”

“只有两败俱伤这一个下场,因为你我是彼此彼此。”无论是头脑、实力、势力,还是经济什么的,他与我都是不相伯仲,所以,除了结盟,不可能有别的结果。因为我们都知道,争斗所带的只有伤亡、失败,胜利将归于别人。河蚌相争,渔翁得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