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先礼后兵

  “喂喂喂,你们连个在私谈前能不能先考虑一些别人,虽说我们几个的势力们你们强,但好歹也是在月灵宫学习过的人吧?”这半天老和他一个人说话,真偏心。

“那交给你一个任务怎么样?”这小子,还未适应吗?或者说是已经适应,只不过是想以这种方式来放松自己,并在我心中留下印记。

“什么任务?!”如夜一愣,与她在一起这么久,都是一起游玩、办事,从来没将自己分开,这次居然······

“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水宗的那些人,可是很希望你能多几个兄弟哟。八大新秀名扬大陆,甚至已经超过了上七宗、六世家,与诡异、神秘的两大巅峰并行存在。不论是谁,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定都想与他们扯上关系,好增强自己。所以······”用激将法对这小子来说最管用。

“所以······”月如夜面色阴沉的看着肖然。

“所以就要有你去与他们说说了。这个任务不难吧?”就知道他会是这个表情。

“说什么?”能是这么简单就怪了。

“到时候我会将你藏起来,有他们自己人将你带入水宗总部,之后你只要在宗主到来之时出来,并告诉她绿柳之主邀她在红枫阁一叙。不过·····貌似又用不着了,毕竟可以用点心夹心的办法传信,这样还省了不少口水呢。”殷肖然眨眨眼睛,笑嘻嘻的看向如夜。

“这么说就是用不找我了?”我就知道。

“也不是用不着······不对,什么叫用得着用不着,你我又不是雇佣关系,设么叫用不着用不着?!下次不许再这么说!”猛然醒悟的殷肖然略显不快。

“那你准备······”朱玉看了看垂首认错的月如夜,笑着道。

“夜月好久没有沾过荤了吧?加上那个黄雀,应该是个不错的礼物。”敢惹我的朋友,不想活了!

“嗜血王和第一非自由杀手,一个杀人,一个嗜血,还真是个不错的组合。”诸葛宇文看着面带微笑,实则杀气甚重的妻主,呵呵一笑。

“那你是先通知他,还是先斩后奏?”司马无极睁开右眼,微微一笑。被植入嗜血者血精的他可以说是今非昔比,除了对血不是太热衷,可以在白天生活以外,其他的与嗜血者没什么两样。

“先礼后兵。”

“不过,你的小诱饵,貌似已经开始竞拍了。”司马朱玉微笑着看了看下方热闹的大厅,又看了看,包间内的水宗与冰宗,笑目中闪过一丝凌厉。

“小朱玉,不准看。早就听说上七宗的人没一个长得差的,不准看,不准看,再看我一定让你三天下不来床!”殷肖然一把抱过朱玉搂在怀中,自私的嘟囔着,月如夜立刻黑脸。

“也就你这么小心眼,明知道这世间难有与你媲美的女子,还是那么小心眼。”朱玉哭笑不得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嘴角与眼底满是幸福。

“那我也不准你看,再说了,现在男子,特别是已出嫁的男子禁止出屋是为了什么你还不知道哇?!”还敢说我小气,难道别人就不小气,不小气她们倒是将男人让给别人哇!我把你们带出来、不戴面纱、面具,就已经很大方了好不好。

“为什么?”司马朱玉挑眉一笑,对于月如夜的吃醋早已司空见惯。

“你敢说你不知道?”殷肖然双眼一眯,甚是危险地看着朱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