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或许吧,不过好戏还在后头呢。”微微一笑,起身缓步走至纱前,身后的五人尽皆起身或平静、温柔,或深邃、带笑的看着这位望向对面的第一强者。

哗啦——

“你说什么?!有人封冻了我的账户?!”水宗代表大惊失色,手中的茶杯瞬间摔碎。

“是······是的,据说是因为有人上报您贪污受贿、以权谋私,所······所以才会封冻账户,等待查清。”手下双膝跪地,面如死灰,心中却十分佩服这位姐妹。

“该死的。该死的!一定是冰宗那些混蛋干的,一定是她们!他们见我将要胜出,便用阴招冻我账户,叫我无法取钱,不能与他们相争。简直就是卑鄙小人,混蛋一群!混蛋!混蛋混蛋混蛋!”妇女咆哮着、摔打着,豪华、舒适的包间一片狼藉。

“那······大人,我们现在应该······”

“还好这里的人对我们水宗尚有忌惮,冰宗也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的与我水宗相争,这条蛇我是要定了!快去准备,今天老娘是豁出去了!”妇女大吼一声,满是杀气的肉掌硬是将包间内最后一完好无缺,价值上千金币的雪晶桌子毁于一旦。

手下一颤,看着那飞来的碎片,却又不敢开启防护罩,只能任由那尖利的碎片在自己的脸上身上留下痕迹“:是,大人。”

“还不快去!——”

“呵呵呵,我就说吧?虽然她确实有过贪污、谋私,但在这种彼此的身份都心知肚明的情况下,她一定不会放弃。而现在的价格,就算是她取了钱也可是说是血本无归,因为没有谁能比我更了解那条蛇了。呵呵呵,报应啊,报应。······对了,听说这一界的冰宗王子是个才貌双全之人,在十岁起,冰宗的门槛就没一个可以挺过一季。如今正值花季,实力更是达到了繁花级别,如果不是比宇文慢了几步,恐怕天才之名就是他的了。”停顿片刻,殷肖然秀眉微挑的看着一边品茶的诸葛宇文。

“的确可以这么说。”诸葛宇文动作一顿,并不在意的笑了笑了。

“你又想干什么?”月如夜一脸不快、怀疑的看着妻主。

“你说呢?最近不是有一个没在任何国家挂名的学院在招募领路师吗?你我几人谁都没少在魔兽森林中生存历练,区区领路师又有何难?”这小子,一天不吃醋能憋死吧?

“先把这事干好吧?”如夜白了肖然一眼,小嘴厥撅着,一看就知道是在为殷肖然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而不开。

“当然,九大新秀可从来没有拖泥带水的习惯。不过,水宗的准备时间应该也已经过去了吧?”殷肖然并不在意,微笑着看向那挡得严严实实的包间。龟妇,这几天本姑娘有事暂且饶你,下一次,可未必这么好运了!

下方的拍卖还在继续,但因冰宗的价格已是大多数人所能承受的极限,拍卖师也已进入了最后的倒数:“一百五十万一次!一百五十万两次!一百五十万三·····”

“等一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