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男妓的真实身份

  夜深人静,夜羽独自在屋中秉烛看书,身边是纹丝未动的床铺锦被。

“这么晚了还不叫人铺床,下逐客令哇?”殷肖然面色微红,一步三摇的走入房间。

“你不是去如夜那吃晚饭了吗?”夜羽一笑,合书走到她的身边。

“又喝了多少,这么重的酒味。来,先脱衣服。”

“什么叫喝了多少,他还在酒中下了烈性的迷神散呢。要不是我早在幼时服过此毒,又岂会饮下十杯不到?这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殷肖然解开衣扣交给夜羽,自己走到左边倒茶解酒。

“没大没小,恐怕我们六个人中,没几个比你小的吧?”在酒中下药,他是不是又忘了然是百毒之体了。

“那又怎么样,别人想娶还娶不来呢。嘻嘻嘻~~~”殷肖然语带醉意的靠向夜羽。

“好了。别闹了,说吧,这次来早我有什么事?由暗转明已一个多月了,这也只是你第四次来我这,别告诉我没事。”夜羽哭笑不得的推了她一把,这个妻主,整天就知道装风流。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你还是我男人呢,谁规定只有有事才能去找夫郎了,前三次找你不就没事吗?”臭小子,连个豆腐都不让我吃,装醉很累的知不知道。

“那你是不准备查那个姬了?”夜羽秀眉一挑,并不多言。

“嗯?!你也看出来了?”原本装睡倒在桌上的殷肖然瞬间精神了。

“你说呢?”她当他这个尊主是吹的哇!

“那依你这个年龄比我大的天才来看,那个假姬会是什么来历?我瞬移到那他不光不慌不怕,反而勾唇微笑,就连那双原本秀美的双目也变得令人胆寒。总觉得他是在扮猪吃老虎,不像普通人。”

“你也知道有猪吃老虎这个词?”

“我······我那不是想休息休息吗?亏你还是我的人,除了取笑我就知道帮别人。”

“我当然没忘自己是谁的人,至于这帮别人,如果我没看错,你是想在查清他的身份后把他收了吧”夜雨微微一笑,递上一杯刚倒的香茶。

“什么叫查清之后?你是不是又忘了我的身份了?你看看,全在这了。”就知道这小子不好骗。

夜雨一愣,接过殷肖然那不知从何处拿出的资料,首先入目的便是一行用彩墨书写的大字“第一杀手教墨龙教二等首脑,副教主兼本教军师,江湖人称百变书生。擅长易容变声,兵器为扇,暗藏薄刃,吹发及断,阴晴不定,面笑手辣。是比教主更危险更阴狠的人。

“那你说他会是奉命来此吗?”看过之后,夜雨微笑着收好资料,如月如丝的双目中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阴狠与精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