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雪玉糕,血狱高

  殷肖然他们对于这句话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正准备趁热打铁,一边随侍的护卫忽然全身一震,走到殷肖然耳边轻声道:

“主人,主母出征了。”

“哦,何时的事?”看来老皇婆(殷琦国王)是等不及了。

“半月前。如今已经入春,春风来报说已查清一切,这是报章。”护卫意念一动,将春风刚刚传入空间戒中的资料递给她。月如夜有些好奇,平时汇报都是口头汇报,今日却只有书信,一定有事。

“干什么,刚才不说不理我吗?”殷肖然看着迅速坐好的他,挑眉一笑。

“你,谁理你了,我不过是活动活动脖子罢了。反正一切你都知道,看与不看有什么区别?”月如夜心虚的避开了她的目光,但为了不失面子,任然昂首挺胸的坐在那里。

“既然如此就不看了,反震也只是从一些商贩私斗进化成两国交战的经过罢了。不过休息这么久,还真想出去活动活动。”殷肖然唇角一勾,不薄的报章瞬间燃尽,化为飞灰。

“你当真准备以真实的身份面对他们?虽说女皇这次未派皇子与柳月随行,但那常年在外的五皇女对于你的事还是略有耳闻的,若让她······”凌宇飞微皱秀眉,略带担忧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只能看不能吃的美味的确伤人,但比起那只能看不能认的亲人,还差得远呢。更何况,有八大新秀、永灵城与你们的势力在,用得着我亲自出马吗?通知暗处保护的宫人,在不暴漏的情况下将老婆子的所作所为以书信的方式告诉母亲,不要让他人知道,并告诉她有高人相助便是。这已经不是第一封了,相信她会了解的。”殷肖然悠闲地靠在椅背上,深沉的笑容让护卫微微一愣。

“要回炉吗?”又是一笑,却让护卫脊背发凉。

“属下有罪,是属下失误,属下这就去传达命令。这就去。”月灵宫的训练是出了名了,就算是从里面活着出来的强者们,也不敢再回到那让他们今生难忘的地狱了。

“随便去下这里的小吃店,帮我取一份雪玉糕来,有点馋了。”殷肖然看着下方吵闹的大厅,微微一笑。

“是,属下这就去办。”看来这里有人要倒霉了。雪玉糕,血狱高,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高层人士期盼死亡了。

“嗯,要快。”压轴戏快开始了。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