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第二个跟踪者

  “那我就告诉你,两个字,别想。”嗯······他们的手艺又升级了,不错,不错。

“为什么?”三皇女目光一利,暗中对身边的侍者使了个眼色。

“没原因,就是不想失去这难得的逍遥。而且我还是在楼下的那句话,这京城的势力本就混杂,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我的势力与实力在你之上,你没什么资格要求我。”殷肖然喝着凌宇飞倒好的茶水,下垂的眼睫遮掩了严重的嘲讽与算计。

“难道你还想腹背受敌不成?”三皇女看着周围这些或若无其事,或殷勤奉茶的美男们。他们几人能在自己银月级的威压下镇定自若,就证明他们绝非凡类。

“腹背受敌。如果我说你已经中了我的毒呢?如果我说,你们姐妹所在的地方都是我开的呢?三、皇、女、殿、下。”殷肖然轻哼一声,狭长的双目如鬼如魔,原本倾城可人的面容,也在这双眼目的衬托下变得尤为恐怖、渗人。

“你······你······你说什么?!”三皇女大吃一惊,就连手中的茶杯也是应声落地,门外的守卫不知去向。刚要大叫,却发现自己完全失声,双臂枯瘦,正值花年的秀雅女子正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老化着,垂朽着。

“啊~~~~~~啊~~~~~呜啊~~~~~~啊~~~~咳咳咳~~~~”

“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吧,从小到大,除了我那已经疯癫失踪的姐姐,还没有人能在我面前威胁我、欺负我。你运气不错,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殷肖然,只可惜,你没机会说出去了。”殷肖然勾唇一笑,三皇女只觉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你下一步决定怎么办?”让出通道,看了看被暗卫带走,容颜尽老的三皇女,开口道。

“让她在你身边干粗活如何?我知识老化了她的外表,其他的可没什么变化。呵呵呵~~”殷肖然看着一脸可惜的月如夜呵呵直笑。

“少来了。你的实力比我强,难道还用我点名哇!”月如夜不客气的推了她一把。就知道装风流,调戏人,实力与头脑又比谁都强,这不误导周围人吗?!

“呵呵呵,小月月又进步了,连第一非自由杀手都瞒不过你的感官来了。有进步有进步,来来来,奖励一个奖励一个。呵呵~~~”殷肖然月眉一挑,樱唇一勾,厚脸皮的扑到他的身上,一阵猛亲。

本要强行拽人的月如夜突然停住,余光瞟向了房顶那仅有绣针大小的夹缝,果然,黑的异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