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抢手货的选择

  “肖小姐,我家主子有请。”

凌宇飞刚要推开殷肖然让她正经点,就看见一名银月级别的小侍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或许是因为殷肖然的行为太过大方,弄得这名向来以少言冷酷著称的小侍面红耳赤。

“哦,找我?不知三皇女找我何事?”殷肖然挑眉一笑,从自己上台开始,就感觉到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在观察着自己,果然,上门了。

“······主子就在那边的茶楼雅间,不知姑娘是否赏脸?”小侍明显一震,但很快就恢复冷峻。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果然是训练有素。

“果然是训练有素。比起那胸大无脑的二公主就是有前途,知时务。好,我答应。”殷肖然瞟了一眼正站在雅间外对自己使眼色的手下微微一笑。

“肖姑娘,大公主有情。或者应该说是太女。”正要离开,边上又多出了一队人马。

“哦,太女?那个疑心重重,杯弓蛇影的女人也会封太女了?好,我去见识见识。”太女,我看她是自封的吧?就因为那个女人最近对她很亲?

“可是姑娘刚才已经答应我们了。”先来的青衣小侍一见她要离开立马拦住,这可是少见的奇才,怎么可以让她为敌人所用?!

“大皇女可是凤君所出,岂是一个嫔妾之女可以比的?肖姑娘,我家主子已经在酒楼备下酒席,赏不赏脸你自己决定。”蓝衣的领头小侍十分傲气,昂头挺胸的表达着自己的鄙视。

“你······”青衣小侍有些急了,双目含泪的瞪着对方。

“凤君所出如何?嫔妾所出又如何?这些不过是上一辈的光辉历史与成果辛劳,和这一代没有半分关系。有其主就必有其仆,比起仗着主子和上一辈的成果耀武扬威、大摆筵席的下人与后代,我更喜欢粗茶淡饭却体民间疾苦的勤俭之人。小哥,麻烦带路。”蓝衣小侍正要再次开口讽刺对方,就被殷肖然的几句话堵得掩口无言,垂头不语。

“你······你确定要与大皇女为敌?!”后面的一个小侍不甘失败,大声叫道。

“为敌?小子,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我们并非要与她为敌,而是她的行为在逼迫我们与她为敌,如果她在不知检点,就不要怪我没有提醒她,她活不过明日的事情。滚!”夜羽双目一寒,杀气外漏,俨然像个地狱使者而不是文雅书生。

“呵呵~~~好了好了,小羽毛,别再者与败类浪费口舌了,你不嫌脏了自己的嘴,我还嫌呢。回去不把自己的嘴候洗百遍休想我去你那过夜。这京城的势力本就混杂,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又何须你这蓝天级别的高手动手?走了走了,那边还有香茶等着我们呢。呵呵呵~~~”殷肖然挑眉一笑。揽过掉队的夜雨就往茶楼走。暗中,回首对呆愣的小侍微微一笑,更对大皇女所在的酒楼里的手下使了个眼色。笑呵呵的离开了。

“哼,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他们。”夜羽自然没有放过这一切,冷哼一声跟上了队伍。

“好了好了,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斗气,你是不是又忘了这里的男人应该有什么了?亏你还是大陆罕见的高手,真是摘了西瓜丢了芝麻。”

“大度与宽容。”

“知道还说!对了,回去立刻让人帮你洗胃、洗嘴,我向来说到做到。”

“······你不也和他们说话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先开口。我要在不拉着你,这座城都会让你毁成废墟,我还上哪吃小吃,逛灯会去?!回去立刻洗胃洗罪,就这么定了。”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没有分寸的人?!”

“差不······好了好了赶快走吧,人家小哥都等急了。让皇女久等可是大罪。”

“再打大的罪也没你威胁而皇女更大。”

“小羽毛——”

“人家已经等急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

砰——轰——咔——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