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好戏来了

  六大天才要顾队尾,故而也是最后一个到,等他们到达准备休息时,真好看见一向待人冷漠少言,不近女色,甚至最恨女性的月如玉,正给趴在地上,一脸享受的殷肖然按摩呢。阴沉的面色可以理解,但这情景可就不能理解了,要不是别人都忙着休息、游玩,不轰动全队才怪!

“宫宫宫,宫主大人,你这是干嘛呢?”宇文青篱得脑袋都想破了,也想不出殷肖然是如何让月如玉乖乖就范的,这小子可是出了名的软硬不吃!

“嗯,你们到了,来这休息吧。一会我让他帮你们揉揉。这一路没见目标,骨头痒,五皇子正帮我呢。对不对,五皇子?”殷肖然侧过身子,笑眯眯的看着正给青篱警告的月如玉。

“趴好。”说罢还不忘瞪瞪青篱,那双满是凌气的眼眸中明明写着“你敢答应让我按摩试试!”青篱又岂敢违命?

“月如玉,不准瞪人。你以为就你有杀气吗?要不是怕吓走周围的灵兽,我直接与你过招解痒了,这种程度的痒痛,怎么说也要打个几十回合。怎么样,要不要我设个结界,玩玩看?只要催动你体内的药物,别说几十回合,就是百回合你也只有一个字,爽。对不对,五皇子?呵呵呵~~~~”殷肖然趴在地上秀眉微挑,看着月如玉。月如玉双目一眯,杀气外漏,可对殷肖然根本无用,片刻之后只能乖乖按摩。

熟知药性的夏侯翔当即知道了事发原因。只见他悄悄地将原因告诉了其他五人,那连连颤抖的双肩,足以表明他将言语表达流畅的辛苦。而听了原因的五人先是一愣,而后暗自赞叹殷肖然的方法之妙,用那个做威胁就是千年冰山也要俯首称臣哇!

月如玉只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已经全明白了,不觉面色一黑,手上也多用了七分力,令他感到惊奇的是,那本该吃痛的人儿居然毫不知痛,就连那本该在他的手劲下断裂的脊椎也随着他的用劲而下陷,弯曲,甚至压迫胸椎也跟着弯曲。这女人,好柔韧的骨头哇!

“呵呵呵~~让你发现了呢。怎么样,没想到吧?我的骨头是可以随意弯曲与伸展的,从而导致我的身体也可以达到你们所无法想象的角度。世上没有绝对完美的大范围攻击,只要有缝,我的身体便可以依缝攻击。所以没别想在我的骨头上要我的命,我知道第七脊椎是死穴。”

“你就不怕别人知道,在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你是自己人吗?在他人不觉下步出安全的阵法,是阵法师的根本。你认为我会让那群绣花枕知道吗

?连最基础的野外生存常识都不知道,真是绣花枕头一包草。”

“你会布阵?!”

“你说呢?”殷肖然挑眉一笑。

“你······”

“嘘——好戏来了。”殷肖然打断宇文青篱的话语,莞尔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