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我夹到了

  翌日早上——

“喂喂喂,小然儿,不带你这么偏心的吧?!我们一样等了你那么久,你连个信都不传一个,回来就直奔正君那去,还带回了一个小子,你把我当什么了?!”月如夜与诸葛宇文一起床就听说了殷肖然在凌宇飞那歇息与带回一个俊美男子的事情。这不,刚一到齐,他就一脸不满的嘟囔开了。

“人。还有,你也知道他是正君哇,我还以为你不是这个大陆的男人呢。来,朱玉,吃菜。”殷肖然并不理他,只是一味的照顾其他三夫,唯独不给他夹菜。

“我······那你现在又准备怎么弄,我可不相信你能一直在这闲下去。”本以为他带回来的会是五哥,毕竟月黎国早有巴结月灵宫宫主之心。

“有你我就闲不住,至少嘴是闲不住。”殷肖然挥手挡开他的筷子,瞬间夹走他选定的那块那块鱼肉,一脸得意的咀嚼着。

“你······”月如夜气闷,不顾形象与举止的疯狂夹菜,可每次都被殷肖然轻松抢先,还给其他三夫夹了不少。他恼了,迅速出筷,却被她挡离目标,不过还是夹住了一个。

“嘿嘿,还是让我夹住了吧。”可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那一筷子刚好夹住一只来历不明的死苍蝇,月如夜的脸一下子绿了。争先恐后的笑声随之响起,就连一向柔弱的凌宇飞也笑了起来,更不用说在没外人时一向爱笑的殷肖然了。

“小然儿。”月如夜面如包公的看着她,不用说,这苍蝇一定是她弄进来的,公报私仇!

“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不笑,我不笑总行了吧?呵呵呵呵~~”殷肖然知道他心中不快,笑呵呵的擦去泪渍。如夜的脸更黑了,你这是哪门子的不笑哇!

“宫主。”黑影闪过,一名暗卫来到殷肖然身边耳语了几句。

“哦,还有这事。我怎么不记得有过?”殷肖然将手帕递给侍儿,挑眉问道。

“宫主常年在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自然不知。”

“废话,我若天天在家,那些身份还能自己飞到我这不成?”我可是一种颜色的衣服就有一个身份。

“属下知罪。”暗卫一惊,连忙下跪。

“行了行了,起来吧,我没怪你。不过你要给我办件事。”又跪!这里的人怎么就是改不了这毛病呢?

“请宫主吩咐。”暗卫起身,恭敬地立在一边。

“这是药方,丹王那死老头看了自然明白,让他按上面所得配药抓药,必要时可以让医仙帮忙。但若出事,月灵宫的八大刑罚就全压他身上!去吧。”他要是敢配错半分,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是。属下这就去办。”

“喂喂喂,小然儿,那是什么药方,还要让医仙出马?我可从没见你这样谨慎过。”见他们都不笑了,月如夜的脸色自然好多了,但他就是忍不住好奇心。

“你猜。”殷肖然笑嘻嘻地看了凌宇飞一眼,后者迅速红脸,让他想不笑都有点难。司马朱玉与诸葛宇文一看后者红脸,立马就猜出了八九分,就只有月如夜一人在那皱眉苦思。不过,那醋味,可不是一般的浓,怎么说他都是皇室之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