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后山上的交心之谈

  月至山腰,夜风凌寒,一憔悴而又坚强的身影坐在山坡之上闭目养神,柔顺的青丝随风飘荡。

“你来了,挺准时的。”殷肖然微微一笑,灵敏的双耳已将一切都告诉了她。

“月灵宫是第一大宫,我不过是一家族之子,岂敢毁约?白衣墨发,随意而又潇洒,高贵而有亲和,比起这里的娘气美男,他,更让人舒服。

“第一大宫。那不过是我付出恐惧、童年、天真与单纯后所得到的报酬罢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有时候,我真想使用时间倒退回到童年,做一个真正的孩子,平凡的郡主,不再进入这有去无回的江湖。可惜,晚了,一切都晚了,身为统领,我的责任心告诉我不能放弃,作为宫主,我的眼睛再告诉我还有很多奇才被埋没,我不能退出,只能向前。”殷肖然仰望天空,面带微笑,但在朱玉看来,那笑,是苦笑。

“你创建月灵宫是为了让才子不被埋没?”

“可以这么说,但是,谁会没私心呢?这个世界是以武为尊,尊强为君,只有强大,你才有选择的资格,只有强大,你才有保护家人的能力。我当时虽小,但眼心不嫩,知道这个世界有许多可造之才被埋没,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不少奇才无法展现自己真正的价值。我从三岁开始创建月灵宫,近千名候选者被我练的只有不到二十个,天生全系,五岁食毒,六七岁便已是狂风四重,但这远远不够。这与我想象的宫主差远了。于是,我四处游走,救下幽蓝与其契约,独闯妖谷,挑战妖皇,这一战,就打了六年,知道我十二岁时,以银月五重的实力击败了它,定下契约。与其说当时我用实力打败他,倒不如说是他在实力上让着我,六年来,我无数次向他挑战,无数次大败而归,后来他烦了,直接将我软禁在城堡之内,只要不出去,到哪都行。”

“这么说,是摇晃城堡中的密宝帮了你大忙。”从大陆出现就有妖皇,这么多年了,那里恐怕是最齐全的宝库了,更何况她还是个知道在失败中学习的人。

“的确如此,不过,那个看起来玩世不恭,面冷心热的家伙做梦都不会想到,我天生就能看透任何生物的心思,换位思考更是我最拿手的,想到这一点,并不算难。”

“月灵宫是在五年前一鸣惊人的,也就是说,是从你契约妖皇后开始的。”

“不错,你很聪明。那家伙表面上不让我出去乱跑,可我哪次出去,回来后都只是做一桌盛宴,别无惩罚。也是在那段时间,我找齐了你们的叔父、姑姨,将他们的特长融合创新,做出更高级的东西以慰其心。那时候,醉鬼仙师、丹王、符神,可没少怨我不够意思,也就你的叔父可以让我休息会。”

“他们都是几十岁才得到如此名誉,哪能接受一个十几岁的后辈,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远超他们?”

“是啊,不到十年,多么让人难以置信的数字。可是,在这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我所付出的劳动与代价又有谁能够体会与理解?外人看的,不过是你的成绩罢了。”

“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