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半个未婚夫的妥协

  竹木成林,草花连天,鸟鸣、水流不绝于耳,飞鸟走兽不断于目,只不过因为殷肖然释放出了妖皇的气息,让他们只敢在暗处活动罢了。外围,只是百年灵兽活动地方,没必要为了他们而因打斗声引来麻烦,虽然在灵兽界没有几个能成为她的麻烦的。

灵武深林地大物博,仅仅是外围与中围之间就有着上百公里。而如今从正午如林,他们也只走了半天不到,这样的速度与行进对于娇身冠养,就是训练也没受过多少苦的皇家子弟而言简直就是要命。可是殷肖然从入林就一直走路,根本不去回头顾及他人,六大才子有药物支撑,尚还好些,那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皇家后辈可是只剩半条命了,若不是怕因跟丢而送命,他们才不会破坏自己在外人面前的光混形象呢!

月如玉天赋异斌,常受排挤,这种运动对于他来说不值一提,看着一个个随时都有可能休克的兄弟姐妹,他并不帮助,反倒在一边喷之以鼻。

“哼,废物。”

“好了,黄昏了,大家休息一下,准备过夜。”殷肖然闻言一笑,扭头看见边上那一丛丛娇艳、高雅的白色的花—外围与中围著名的分割线,克兰明月花时,下了一条令中沸腾的休息令。

“呜呼——宫主万岁!宫主万岁!”

殷肖然看着四散休息躺卧的贵家子女,摇摇头,紧致的走到一处不起眼并处于完全背风的角落坐下,月如玉正在那里抱剑休息,明知道她来了也是毫无动静的闭目假寐。

“不错嘛,挺有野外生活常识的。在哪学的?”

“······”

“走了这么远的路依旧面不红气不喘,看来你以前接受过这样的训练哇。说说看,师傅是谁,我认识吗?如果不好我在帮你介绍一个?”

“······”

“喂喂喂,怎么说我都是一宫之主,别人想与我说话我都不屑,现在我放下架子找你说话,你倒端起我的架子了。不带这样的哟。”

“······”

殷肖然撇撇嘴,但很快她就变了回来,微微一笑,悄悄地移到他的身边。感觉有人逼近,月如玉只是扫了一眼便继续假寐。殷肖然毫不介意,伸手扒住他的双肩,以实力上的优势制住了他,笑眯眯的将头探至他的颈边。轻声道:“你与使者的对话我可全听见了,怎么说你也算是我半个未婚夫。这里的风景还算不错,我也挺喜欢野战的,不如待我布下结界,我们来了结他们的心愿怎么样?呵呵呵~~~”

“你敢!”月如夜一惊,温热的气息在耳后弥漫,沁人的体香将他包围,冷峻的面容本能的泛红,但是那冰冷的语气一尘不变。

“我不敢吗,为什么?这天下好像还没有月灵宫不敢做的吧?”

“我不会服从的!?”

“我的药物也不是医药家族能比的。”

“如果你敢,我宁可自爆。”

“那是懦夫干的事,而且,封印这种事并不难做。”

“你······就算如此,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没听说过月灵宫是专门驯野物的吗?”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野战。”

“不可能!”

“那······我身体最近不舒服,你让我满意了就不动你,否则······毒兰香仙的毒术可不是吹的。”

“你······我不会!”

“少骗我,月灵宫早就把你调查清楚了。再说了,按摩不会,用舌头舔吻总会吧?我不介意在这为你改变女上男下的规矩,如何?二选一。”

“下流!”

“和自己的未婚夫算什么下流?还是,你想早日让我上了你?”

臂揽其颈,轻唑耳后,灵活的双手探入衣内,入骨的柔语让人瘫软。面对这样的诱惑与美人,就是圣人也不淡定了,更何况月如玉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小青年。

“······我选按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