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十二岁契约妖皇

  殷肖然闻声皱眉,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位有人形没人性的妖孽教训完手下出来了。抬眼望去,果不其然,十个女的晕倒八个,剩下两个不是见惯美男依旧震惊的王者就是一族之长。看看看看,连六大家族的公子与皇子都受不了了,就知道不该放他出来。

“主人,他们最高不过银月低级,您是巅峰,没必要与他们斗气。秋凉了,我刚刚扒了一只狐狸的皮毛,来,披上它,暖和点。”妖皇一笑,十分殷勤地走上前去,为在深秋只着单衣的她披上狐皮。

“就知道不该放你这妖孽出来。又从冥妖那诈的吧?”殷肖然白了他一眼,并不拒绝。

“我是皇者,他是王者,难道不该孝敬点东西吗?”就知道你不会拒绝。

“你······你是兽?!”一名已有五十多岁的夫人最先回神。

“谁是兽哇,本尊可是灵兽之皇,少把我和那群畜生归为一类!主人十二岁时就与我定下了契约,纵穿森林又算什么?!土、包、子。”妖皇瞬间变脸,一脸厌恶的看向妇人。

“全系兽皇!”

“十二岁,我没做梦吧?!”

“这个宫主到底是什么人,十二岁收服妖皇,我现在连妖皇的城堡在哪都不知道呢!”

“她真的是人类吗?!”

“还要不要人活了!”

“但愿她对皇位没兴趣,不然四大皇族谁也逃不了。”

“这下殷萱可惹错人了。”

“还好我刚才没走,有妖皇在,就算得不到灵草也可以保命。”

“就是就是。······”

“嘻嘻嘻,算你们识相,我主人可是万年······哎,主人,您去哪哇,等等妖皇。”

殷肖然并不理会妖皇,而是直接走到司马朱玉他们面前。

“这是御寒药丸,服下后再佩戴一粒,对你们有好处。至于是什么,日后你们会知道的。暂时就这几粒,不好炼。”

“你不怕他们先一步入川?”司马朱玉看了看手中这可以与暖手炉相媲美的药瓶,再看看其中那六大六小的红色药丸,实在想不透它们是用什么炼的。

“我给的是森林地图,冰川已有千年无人进入了。他们之中最高不过白雪九重,只能面对千年灵兽才能稳打稳,万年的,凶多吉少,所以,他们进不去。小的服下大的佩带,做不做,随你们。”殷肖然又从戒中取出六个锦囊交给了六人,扭身走开。

“冰川在森林中心?”宇文青篱服下药丸带上锦囊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