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原来已是老相识

  “宫主,又走了三队,这已经是第二十多队了。”

“急什么,那冰晶冥焰草只有冰川才有,他们只有森林的地图,没有冰川的地图,自然也找不到灵草。继续观察,随时通报。三个J带一6。”殷肖然毫不在意的挥挥手,继续与面前的两个老朋友下扑克。

“炸弹。小然然,这都快到正午了,几十队人马只剩不到一半了。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冰川的那些家伙早就等不及了。冰魄,该你了。”银发银眸银狐耳,银衣银衫银发带,绝美的面容堪称绝品,九条银亮的狐尾位于巅峰,他,就是镇守冰晶冥焰草的万年王兽之一,九尾冰冥狐王。

“江湖险恶,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根本没资格进入神秘、圣洁的冰川。别急,不会走光的,不过,走光更好。呵呵呵~~~来来来,打牌打牌。”

“冰晶冥焰草乃冰草之王,极其罕见,百年才有那么一株,千年才有那么一颗果子。加之常年吸收了冰冥狐王与淩焰虎王的修炼之气,药效倍涨。要是让他们知道近万年的草果都归你所有,还与守护灵草的王兽成了朋友,吐血都有点太轻了。呵呵呵~~~炸弹。”蓝发蓝衣浅蓝眸,健壮的身材精健硬朗,雄壮的声音百米可闻,正如他的名字,冰魄。

“那是肯定的,也不看看我们是谁。不过,小然然,那个司马朱玉有什么好,你娶月如夜和诸葛宇文我没意见,但司马朱玉那小子到底是哪里让你认可了?”

  “头脑。天象虽说可以指点一二,但是一大半都需要自己去想去问,那小子在没有透露半点风声的情况下想通了一切,就凭这一点,我认可他。不过······冥妖,你是不是该叫我主人哇?!”

  “为什么?我们还没定契约呢,等你到了冰川再说。”

  “那如果我告诉妖皇当初我找他城堡的真相,恐怕有人就要倒霉了。”

  “别别别,别告诉他,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错了,主人,冥妖知道自己错了。,主人就不要为难冥妖了好不好~~~”

  “爪子。”殷肖然秀眉紧皱的指了指抓着自己胸前衣衫的双手。

  “人家这明明就是人类的······”

  “妖皇,有人出卖你。”殷肖然不再多话,挥手唤出了戒中的妖皇,起身走出寝帐,对于身后那被闷在帐中的惨叫充耳不闻。

  “宫主,您出来了。刚才又走了几对,没走的都在这呢。”

  “嗯,还不少嘛,六大家族的一个没走不说,四大皇族的也在,不错不错,有耐心。呵呵~~~”

  “月灵儿,你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你让我们等了多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