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芊花蛊

  “我算什么东西?好吧,这句话暂且成立,那么敢问大小姐,你又是什么东西?”

“废话!本小姐当然不是东西!”岳秋雨本想说自己与她不是同类,可话到嘴外才明白过来,自己中计了,这月灵宫主是故意挖个坑让自己跳。她想反驳,只可惜,笑声已经将一切掩盖。

“哈哈哈哈~~~宫主,牛!牛!牛!我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笑话。哈哈哈哈~~~”

“自己骂自己不是东西,哈哈哈哈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哈哈哈~~~~”

“······月灵儿,我和你拼了——!”灵气凝聚,脚下生风。岳秋雨使尽全力向月灵儿攻去,岳掌门想拦,只可惜,为时已晚。

“攻击我,你还不配。”勾唇一笑,玉指轻弹。岳秋雨当即一声掺叫跌回了座位,晶木制的椅子瞬间塌裂,樱唇一张,鲜红的血液喷了出来。

“秋雨!秋雨!”

“师妹!师妹!”

“师姐!”

在场之人皆是江湖名人,可是刚才月灵儿的那一击,竟没一人看得真切,也没一人知道她是如何攻击的,只知道岳秋雨从中招开始,右肩部便是紫气环绕,身如虫咬,冷汗更是如雨如线。

“好厉害的毒素,竟在瞬间盘满五腹六脏,扎根生叶。可是······怎么会有生命在动?”岳山派的镇派仙医—竹青玉,秀眉紧皱,不明其理。

“会不会是这紫气的事?秋雨!秋雨!坚持住哇!秋雨!”

“掌门莫急,我来看看。”

“好,我不急。我不急。”

竹青玉点点头,挥刀剃去那紧裹右肩的锦制衣布,一朵紫色的五瓣花正栩栩如生的印在那紫气的源头,或者说,这紫气就是它发出的。

“这,这不是芊花魅影的独门暗器,五瓣芊花吗?”

“就是就是,这可是第一杀手的独门暗器,怎么会在她的身上?!难道说······”

“月灵宫主,您是不是该说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