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芊花蛊2

  “月灵宫主,您是不是该说什么了?”

竹青玉当然认识那个标志,也知道那位很少出动却比夜精灵更有威慑力的第一杀手。只是,这紫气与生命力是怎么回事,他就想不懂了,但有一点不会错,月灵儿,有解药。

“说什么,你们不都猜到了吗?夜精灵是我一手教出来的,他都能当第二杀手,我这个宫主会落后吗?再说了,岳秋雨只说不用灵力,可没说不用暗器。这里是月灵宫的底盘,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可她丝毫不把我这个宫主放在眼中,给点惩罚,不应该吗?”

“那这紫气与她体内的生命力是怎么回事?芊花魅影的独门暗器不是专门击射要害吗?”

“谁告诉你它是暗器了?冬梅,你来说。”

“是,宫主。那不是什么暗器,而是宫主近期制成的一种蛊,可瞬间进入人体盘根错节,蓄力生养,以宿主的灵根、精元为食,在外也是以宫主的百毒之血浇灌;平时只不过是一朵芊花,但在月圆之夜,蛊虫便会脱一次皮,也就代表着她服下了一颗大灵丹,其中的痛苦就不用我多说了。它是用宫主的毒血喂养的,可以说是至毒之物,也可以说是百毒的克星。只要她可以运用得当,调息有度,这东西,对她无害。”冬梅移步上前,看着地上那面如雪莲的岳秋雨,微微一笑,她的主人向来都不是好惹的。

“大灵丹,那个八品灵药大灵丹?”听说它药力极猛,可每次在碎骨断脉之后自行组装,其痛苦不亚于任何刑法,除非你能在这样的痛苦下保持理智,小心调和,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你认为我们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实力?”冬梅一笑,本就秋凉的天气瞬间入冬。

“那,那可有治疗之法?!”岳掌门当然知道这大灵丹的药力,她自己就曾差点送命。如今这个女儿是她唯一的骨肉,她从没让她受过这样的罪,真不该带她来到这里。

“有,不过也可说没有。”冬梅看看微笑的殷肖然秀眉微挑,解药是有,不过,没一个宫人会同意的,因为,公主是他们的信仰。

“什么办法?!有设么办法能救小师妹,你说哇!”岳山派大师兄开口了,他可是最疼这个师妹的,只可惜这个师妹心中只有凌宇飞,最根本装不下任何人。

“嘻嘻嘻,小美人,冬梅说了你就能办到吗?别忘了,这个蛊虫可是用宫主的鲜血养活的,宫主以毒炼体,身含千毒,想要救你师妹,就必须用至毒之血引她出来,而这样的血,只有宫主的心脏才有。你不过一个小小的狂风巅峰,能伤到宫主?再说了,宫主的心血至毒至狠,就凭你师妹这小身段,能受住才怪。宫主是月灵宫的创始人,更是我们每一个宫人心中的信仰,想动她,十个你也不够哇。呵呵呵呵~~~”

“谁说只有那一个办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