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幽冥的选择

  暗月一听这话立刻面色无黑杀气腾腾,正要暴走,一个带着几分慵懒与疲惫的声音响起了。

“主······主人,你的恢复术又精进了?!”妖皇一边顶着幽冥,一边看着那本该一片狼藉,此时去井井有条的龙宫,与跟在殷肖然身后,明显已经达成契约的人形双龙,准确的说是瞪!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本尊还没来得及看呢!

“这里的东西都还不错,毁了有点太可惜了。妖皇,你带他们几个下去,走远点。暗月,那个护卫归你了,怎么处置不用禀报,退下吧。”殷肖然掏掏耳朵,十分随意的吩咐道。

“遵命,主人。”

看着五兽渐渐远去,殷肖然微不可察的呼出了一口浊气,走到案边取了杯浓郁的香茶。

“刚才的战斗很精彩。”幽冥看着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殷肖然,微微一笑。

“你的胆识也不赖。怎么样,想好了吗?将我的兽宠逼出皇宫,找我祭晶的龙王大人。”殷肖然动作一顿,随即晓有的兴趣的趴在案上,望着面带微笑的幽冥。

“你早就知道。”不是疑问,是肯定,就凭她拥有妖皇与血王。

“被你接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不然又怎能与妖皇和血王定契约呢?”

“那你为什么要留下来?”

“玩。当然,也是想看看我的兽宠是败在什么样的对手的手下,那个对手又是否当得起君王二字,顺便看看他的生活环境,就这么多。足够吗?”

“他已经被你救出来了吧?”

“嗯?你怎么知道?暗月的行动不应该有后腿哇。”

“猜的。你不会放任兽宠在这种时候还在别人手中。”

“你猜对了,不过,我倒是想看看你的选择,是从,是战。”

“战斗好像就是死吧?”

“不一定,要看你的表现程度,在最终结果出来前,我没有妄下结论的习惯。”

“你倒是很厉害,很聪明。”

“那当然!我可是从二十一世纪穿来的人,其实这里的凡人能比的?!”

“我知道。不过,殷姑娘,如果我服从,你能原谅我吗?”幽冥不再说笑,幽蓝色的眼眸中满是认真与期盼,还有那因做错事而产生的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