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吾王英明!

  殷肖然面不改色,但心中已有不快之意。五天已过,时机将成,在这个是受被人打搅谁会有好心情?

“见过头领。”银丰也是一愣,看清来人之后连忙跪礼。

头领?那个爱慕龙王,痴迷龙王,最后凭着连环计、美人计,要死要活,才获得骑士头领的雌龙?那个一心想成为龙后,见不得同性比她好,比她漂亮的妒妇?殷肖然月眉一挑,循声望去,脸上顿现无数黑线。丫的,难怪龙王没要她,那粉比城墙还厚,说话都带掉渣的。

“喂!死丫头!说你呢!难道不知这里是骑士训练营吗?!竟敢擅闯!”头领是被队长叫来的,又是头领,自然认得这被龙王带回,呵护备至的女人,她的死敌!

“当然知道。但是不是擅闯。因为,我有这个!”殷肖然当然知道她对自己的恨意,但她不怕。幽蓝走前,为防事败,王位落入别人之手,曾将一物交到了她的手中,而这样东西,正是可以调动龙族所有势力,代表王权的信物:龙晶!没有它,你坐上王位也没用。现在,她要用它赌一把,赌自己与幽蓝的处境,赌自己这五日的付出,更在赌龙王的心。

“这······这不是······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龙晶现,族人拜。不管你是火龙、冰龙、水龙、木龙,不过拿着它的人是谁,只要拿着它就是龙王,就是王者。如果不拜,龙精就会吸你修为断你灵根,所以就算头领再不愿意,也要拜上。

“龙晶现,族人拜,见龙晶如见龙王。头领大人,这里连龙王都不能来吗?”殷肖然感觉随从少了一个,也不点破,只是耐心对付面前的妒妇。毕竟若是事成,这个妒妇将是自己的头好大敌。

“属下惶恐,属下有罪。”该死,龙井怎么会在他手上?!

“既然有罪自当处罚。银丰,拖下去,恶龙窟。”臭丫头,这件事,就是让你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

“是,银丰遵命!来人呐,带下去!”银丰也没想到龙晶会在她手。但听其言,他知道,这应与不应非同寻常,不过能在如此强人手下为仆,也算此生无憾。

“喂喂喂!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是头领!我才是你们的主人!放开我!放开我!······”头领奋力挣扎,只可惜他的修为已被殷肖然吸光凡兽一个,真么可能敌得过两个有着千年修为的侍卫。

“主人?只有龙王才是他们的主人,而龙王,就是持有龙龙晶的人。你,也配?拉下去!”殷肖然嘲讽的一笑,不予理会。骑士,是龙族的勇士,是龙族的英雄,收服他们,比在朝堂上舌战群儒轻松多了。

“吾王英明!”

“吾王英明!”

“吾王英明!”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