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玫瑰骑士

  殷肖然一愣,随之一笑,终于有人了。循声望去,一个外貌只有二十几岁的男骑士立在队中,银色眼眸中满是坚定与不屈,他不容许任何人冒犯他的自尊,纵然他只是一个毫无王室血统的骑士。

“哦,辱人太甚?我倒是很想看看,一个毫无王室血统可言的贫民,是如何坐上骑士这把椅子的。不会是靠,外表吧?呵呵呵~~~”眨眼间的功夫,殷肖然便到了其实身边,吐气如兰,她就是要挑战他的底线,只有那样,才能看到最纯净的他,毫无掩饰的他。

“姑娘说笑了。王宫并不缺貌美之人,小人这样平凡的面容,又岂能得到龙王的关注?”他低着头,双手抱拳,既没因她的调戏而面红气喘,也没因她的言语怒火万丈。

“是呀,相貌平庸,或许是龙王看美艳的看惯了,换换口味呢?!”好小子,有一套。

“姑娘休要诬陷大王。银丰即为骑士,自当忠君。姑娘若是继续侮辱大王,就不要怪银丰无礼了。”银丰依旧双手抱拳,但言语中的忠诚与坚定不容忽视。

“哦,诬陷?好吧,就算是诬陷吧,我诬陷龙王。但有一点,银丰,你现在最多算个繁花巅峰,我可是银月级的,是你打我,还是我让你哇?”差两届呢!挥挥手就可以杀了你,还打我?

“纵然如此,银丰也决不允许任何人冒犯主子。现在的弱小,并不代表永生的弱小,只要活着,我终有一天会超过你。”这么年轻就银月级了?!

“······对呀,活着。但若与我交手,银丰,你认为你能活吗?我是说站在敌人的角度。”殷肖然一愣,这不是自己的台词吗?!难不成这小子是自己的知己?!

“姑娘天赋脱俗,银丰是为君而战,如果死了,死而无憾。如果没死,等我强大了,定会找到姑娘再比一次。”能与强者一战,死而无憾。

“哦,死而无憾?银丰,你可知道我是谁?”这种人若是能收入旗下,定是一员将才。

“银丰不知。但也绝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大王。”他到底是谁,竟有贴身侍卫相随,是一等囚犯,还是······一等贵客。

“呵呵呵~~~有意思,不知道我是谁就乱惹,不拍我日后报复?”

“银丰没错,自是不怕。”

“那如果我让你做我的玫瑰骑士呢?”

“能成为姑娘的玫瑰骑士是银丰的荣幸,但也要大王应允。”她到底是什么人,这里不是不允许别人乱进的吗?

“这句话可是你说的。”殷肖然挑眉一笑,势在必得。

“自当算数。”银丰面不改色。

“那好,我就告诉你,我是······”

“大胆贱民,竟敢闯入训练场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