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是你

  殷琦国乃四大国中的人口大国,占地也远远超过了其他三国,经济、贸易、商品自是不用多言。而这琦宣城乃一国之都,其繁华、热闹,不言而喻。只要你有钱,就不怕找不到乐子。

“呵呵呵,好玩,好玩。呵呵呵呵~~~老板,这个多少钱?”殷肖然一出产业,冷艳、淡漠的一宫之主,就成了活泼可爱的小丫头。虽然只是换了身衣服,但她从小就是常年在外,就算在家,也是深居简出,外面的人也只是闻得其名,未见其面,自然也就认不出来了。而此时,这位堪称大陆第一首富的女天才,正在翻看地摊上那绣工平庸的香囊,还连叫好玩,说出去,一定又是一场风波。

“小姑娘好眼光,这可是我从外国进来的,除了我这,绝对找不出······”妇人一见她活泼天真,年龄又不大,当即归为了待宰羔羊。

“说多少钱。”诸葛宇文身着黑衣,面带薄纱,冷酷的语气犹如冬天的使者。

“这这这,五个蓝风币。”妇人只是个小商人,何曾见过如此冷酷的男人,那凌人的气场让她差点没尿裤子,又岂敢多要?

“嘻嘻嘻,我就知道,比起霸气与眼神,除了然儿外就只有你了。这个香囊至少八个蓝风币,你五个就买下来了,降得不低哇!呵呵呵~~~”月如夜一身水蓝色长衣,面带蓝纱,清脆的笑声引来了不少目光。

“你若再笑,我不介意将你两个蓝风币倒卖。反正然有办法。”诸葛宇文一挑眉,俊朗的声音引来了欢呼与口哨。

“你当然不会介意,但然而可不会······”月如夜脸一皱,你引来的效果貌似不比我差。

“我没意见。高调的人无法与低调的人生活。”殷肖然玩弄着刚到手的香囊,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诸葛宇文得意的望着月如夜,后者则如打了鸡血一样,只有凌宇飞一人莫不要做声。

“······抱歉。”月如夜不敢与她争,又实在理亏,只好低头认错。

“殷肖然点点头,继续玩弄香囊,一路上都是畅行无阻的,加之她也没看路,只顾着思考自己的事,根本没去在意周围的变化。正想得出神,特工天生的直觉敲起了警钟,有危险!

感觉到一股处于白雪阶段的灵气逼近,殷肖然本能的一闪、一抓、一扭,直接将对方抑制在了自己的身前,当她看清对方是谁时,再冷静的她也不能冷静了。

“是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