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你是谁

  殷肖然快速松手后退数里,不经意间看见已是强弩之末的秦默青,与那恩将仇报,不断咒骂其弟的秦默文,一下子就明白了八九分。不用说,准是这个同性恋哥哥又奸杀了一美人,弟弟舍身护兄却不敌。也难怪,这对手可是与诸葛宇文平起平坐的玄幽阁阁主,除了自己,她还真找不出可以在二十岁前打败他的人。不觉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样子,自己是替这小子挡了那致命的一击。

“姑娘。姑娘。多谢姑娘出手相助,但此事甚为复杂,在下不希望姑娘趟这趟浑水,还请姑娘尽快离开。”秦默青没想到有人救他,虽然他看出殷肖然纯属无意之举,但终究是救了他,这个情,他一定还,只是······对手不弱,自己怕是没命还了。

“浑水?小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难道认不出对面的人是谁?除了诸葛宇文与他平齐,也只有一个地方有与他同辈,并可以打败他的人。你不过繁花二重,我要是走了,不出一秒,你小子的命还不隔这?!开什么玩笑?!”殷肖然一愣,面对秦默青这愚忠,她真不知道是该骂他,还是该夸他。

“可是姑娘在这又有何用?此事是家兄惹得,在下身为弟弟自当护兄,更何况养父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丢下他的儿子不管。还请姑娘离开。”他知道她指的是哪,但哪的人向来都是深居简出,怎么会这么巧呢?司马阁主乃一代英才,死在他手上倒也不亏。

“去去去去去,什么叫死在他手上也不亏?本姑娘看好的人怎么可以这么轻生,太污本姑娘的眼睛了!太污了!不过,小子,你没听说什么吗?比如,殷肖然当众说出有关月灵宫的事,身为月灵宫的一员,不查清楚有点太亏了。怎么样,小子,我帮你打这一场,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呵呵呵~~~”殷肖然呵呵一笑,取出身上那仿照属下的制的紫月五星腰牌,得意的望着呆了的秦默青。

“怎么样,司马阁主?我这个身份足够与你一战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何而来,只要你答应与我一战,并胜了我,那你要什么我给什么。对于冰美人,我一向都很大方。怎么样,不亏吧?”殷肖然一笑,转过身面对着司马无极道。

司马无极没想到会遇上月灵宫的人,更没想到,月灵宫的人会帮秦家,还在三招内制住了自己。不过,月灵宫内一向是人才济济,这紫月五星的丫头有如此实力倒也说得过去,而且这买卖·····

“但有一点,如果我赢了,是在五十招内将你一招击倒爬不起来。你那个玄什么阁,可就归我们月灵宫了。而且,你这位大阁主还要去我们那任职,终生不得叛宫,如何?”这小子长时间战无不胜,自负得很,若不给他浇点冷水,眼睛准不知道张哪去了。

“名字。”司马无极不敢小视对方,眼中满是警惕的道。

“我的名字与打斗有关系吗?八竿子打不着好不好。看在你刚才挺卖力的份上,我让你二十招,不带用灵力的,怎么样?”自己可是银月五重,打他还不轻巧的。

“······你到底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