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就欺负你

  时如飞箭,已过半月,七皇子月如夜跟着丹王闭关修行,凌宇飞也闭关学习青雨剑法,只有殷肖然整日无所事事,到处溜达,入夜也不能去找二人,只好在诸葛宇文这凑合。不过说实话,这诸葛宇文还真有松树的特点,刚正不阿,若非她在擂台上的那几句话,恐怕还钓不到这样的夫君呢。连诸葛宇文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不过,如今他已是她的夫君,后悔又能如何,更不用说自己已经爱上她了。

一日清晨

“喂喂喂,偏了偏了······哎呀,高一点,太高了!再低一点,好好好,就这样,对对。哎呦,太紧了!”

殷肖然对着那可以换下一座宅院的水晶镜,指导着身后,刚刚经历过一场风暴的诸葛宇文梳理青丝。一边说还一边得意地笑着,对于眼中的得逞毫不掩饰,她就是要为难他刁难他,谁让他昨天不让自己过瘾,活该!

“然,你以前自己梳头也这么多规矩吗?”诸葛宇文苦笑着,却依旧忍让着、梳理着。只要她高兴,自己做什么都可以,梳头又算得上什么?

“不知道,反正我自己梳都是最简单的。而且你知道,今天,并不寻常。······好了好了,插枚簪子就好,对了,我今天也不想多麻烦,就穿那件竹青色的吧。”殷肖然接过梳子,插上簪子,又对着镜子整了整,方才起身。

“然,你确定要那样做吗?虽说以你我的功夫进入皇宫,并不被发现并不难,但是·····”诸葛宇文依言取出那件素雅而又不失华丽,精致而又不算复杂的竹青色绣纹裙,轻柔而又熟练地帮她穿上。半个月来,殷肖然亲自指导他修炼,亲自为他炼药,而他,也从当初的繁花五重,提升到现在的白雪五重,这除了药物的合理与功法的得当之外,他自身的天赋也是不可忽视的。

“你对自己没信心吗?”殷肖然一愣,抬头望着他的眼睛,没有笑意、没有得意,有的只是严肃与认真,好像只要他敢否认她就会立刻消失,不再见他一样。

“不是。”他愣了愣,低下头帮她系上衣带。

“既然不是就不要多言,我不会打没准备的仗,而且我已隐藏了十多年,再不显漏一二,那些人只会得寸进尺。我要在这次的百花会上翻身。”就算不能完全暴漏,也要让那些人尝到厉害!

“然儿说的很对,是时候让那帮人尝尝厉害了。不过,这种事怎么可以少了我呢?好歹我也是你杀戮的见证人吧?呵呵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