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经历?法宝?

  两声响后,全场寂静。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望着殷肖然,与被毁了容的二公主。诸葛宇文与月如夜早就料到她不会再任人窄割,所以对于这种情况,他二人并不惊讶,反而觉得太轻了。

二公主捧着自己那已经被打了红叉的脸庞,呆立如柱,直到伤口火辣,鲜血涌出,才梦醒般的大叫出来,刺耳的惨叫十里可闻。

“啊——殷殷肖然,你,你你你,你毁了我的容貌?!你,你毁了我的容貌!啊——”

“切,疯狗。”殷肖然拉起八公主,无视众人走到裕亲王身边坐下,后又看见二人没位,便从手镯中取出两把檀木椅子,让二人坐在自己的后面,悠哉悠哉的品起了小酒,完全无视女皇及在场的众人。

“殷肖然,你好大胆子?!毁了公主的容不说,还无视女皇陛下,你该当何罪?!”尚书的女儿爱慕那没见过面的诸葛宇文,是众所周知,如今见到他与殷肖然在一起,不气才怪。

“谁说我毁了公主的容?公主是狂风五重,我不过是个弱女子,谁弱谁强一看便知。我打的,不过是个空有外貌的绣花枕罢了,照尚书大小姐这意思,是在说公主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喽。还有,什么叫无视,什么叫有视,难道让我一直盯着女皇看就叫有礼了?什么逻辑。来,柳月,吃菜。”殷肖然翻一白眼,一边夹菜给殷柳月,一边没好气的瞪着那个找事的大小姐。

“你······好!殷肖然,我要向你挑战!”尚书小姐大怒,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豁出去了。她就不相信,这个当了十多年废物的人,十岁测试时让水晶球毫无反应的人,能打过她这狂风八重。

“狂风八重,这好像是你两年前的成绩。怎么,到现在还没突破?亏你还有脸叫如夜弱者。月如夜,我累了,你上吧,正好让我见见丹王的教学成果。呵呵呵~~~”殷肖然低着头,翻眼看了看她后不再抬眼。

“替你上倒是没什么,不过,小然然,怎么还我?”月如夜月眉一挑,嘴角一勾,冰美人成了小痞子。自己被她冷落了半个月,再不要些什么太吃亏了。

“不用了,有人了。凌宇,还不出来见过大小姐?”殷肖然白了他一眼,随后嘴角一勾,早知道这小子闲不住,只是没想到他也可以在皇宫中来去自如,看来是把醉鬼偷酒的本领学到手了。

“是,妻主。尚书小姐,请。”黑影闪过,凌宇飞就出现在了尚书小姐的面前。黑衣黑袍,墨簪束发,一柄墨色的利剑极其相配,只是背后那成型的花朵让萧轻柔望而生畏。繁花巅峰,这小子到底经历了什么,还是······殷肖然这丫头有什么法宝?!

想到做到,萧轻柔钻头望向正在逗柳月的殷肖然,双目眯起,满是探究,殷肖然却只回了他一个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