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斗嘴戏

  皇宫之内,荷塘之边,歌姬飘舞,丝竹悠扬。女皇、皇后、嫔妃、公主、皇子,及各位臣子与其子女,无不盛装出席。唯独裕亲王不带任何子女,孤独出席,就算来了,也只是一个人喝着闷酒,对周围的议论与嘲讽视若无物。

女皇不是傻子,知道这位皇妹手中上有些权利,不应过多排挤,正要开口解难,已有声音抢在她之前响起,只可惜与此事无关。

“小文文,该我下了,别后悔哟。”

“然儿,你又下错了,该下这。”

“死如夜,要你管,我偏下这。”

“你已经输了十五盘了,还要再输哇!该下这。”

“我输赢关你什么事,我幼时就已经在外闯荡了。哪像你,皇宫中人,娇生惯养。还有,我比你先入门,是大,我决定。知不知道女尊男卑哇!下这。”

“不是你说皇宫中的争斗比乌鸦还黑吗?!既然黑的不见五指,我就不是娇生惯养,听我的,下这。这,这里你一定能赢。”

“本姑娘偏不听你的,下这里!诸葛宇文,该你了。”

“你,诸葛宇文,你不下,今天非要气气这个死丫头。”

“月如夜!你是不是又忘记我最讨厌别人叫我丫头了!只不过跟着丹王学了半个月,你真当自己是丹仙哇!我今天就告诉你,你再叫我丫头我非······呜啊——”

“然儿!”

“然!”

二人惊呼,而在场的众人只看见一道白色的身影抢在蓝色之前,接住了从树上掉下的绿衣女子,安然落地。蓝色紧随其后,三人的庐山真面目终于得到了公布,不用说,这正是殷肖然、诸葛宇文、月如夜合伙演的一出戏,不过,效果不错。

“哇!是诸葛宇文诶!是他是他!诸葛家族的那天才!”

“还有月黎国的七皇子,传说中的病美人!他不是与高人隐居了吗?”

“那个女人是谁哇!居然敢抢我的诸葛宇文!”

“就是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也配让诸葛公抱!”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