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天妒之才的不离不弃

  “咳咳咳,好了好了,别闹了。肖然侄女难得回来参加百花会,怎么说也该让她们母女好好地拉一拉。如夜皇子跟随高人学艺已有数日,能跟着肖然来此是我等的荣幸,宇文公子也是一样。来,在此朕先敬二位一杯,来!”女皇机智的用几声干咳解了困局。她很清楚,很明白,以往那个任人欺负的殷肖然已不复存在,凌宇飞也已心生爱意,同来的月如夜与诸葛宇文,更是不可招惹的对象;更何况带走月如夜的高人还未查清,他们是如何相遇相识的更是未知,贸然行动,有弊而无利。

“陛下过奖了,请。”二人起身,异口同声,不卑不亢,引得在座女子满目红心。

“呵呵呵~~~不过奖,不过奖。七皇子救母有功,又被隐士高人收为弟子;诸葛公子则是家族天才,准男少主,小小年纪便已是繁花五重,可喜可贺。哈哈哈~~”不过看气息有的升高,不知是什么级别,回头地叫人好好的查查这些人,特别是殷肖然。

殷肖然正与凌宇飞品酒说话,一听女皇说“救母有功,被隐士高人收为弟子”差点将酒喷出来。弟子,隐士高人,这女皇没查清也不带这么害人的吧?我还没过二十呢!弟子,他已是我的夫君好不好,只不过还没名门正娶罢了。隐世······还算符合事实真相。

月如夜也有点别扭,只不过没她反应这么剧烈,抽了抽嘴角,客套了几句,并未多言。

“久闻七皇子被高人带走不知去向,不知,怎会与殷肖然在一起?诸葛公子乃天妒之才,不会,这么巧吧?”二公主被打,一肚子不快,看见二人立刻来劲。

“是很巧,不过,有人想巧还巧不上嘞,唉,这就是区别。温室中的牡丹,与野外的蔷薇的区别,唉,没法比哇。呵呵呵~~~宇飞,来,过来坐。”殷肖然秀眉一挑,直接提月入夜回了二公主。

“然······然儿。”裕亲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殷肖然,不敢相信一向柔弱的她会如此精明、厉害,虽未展示一招半式,但就凭这口才,说她牙尖嘴利都不为过。

“怎么了母亲,不认识了?女儿我好像才离家一个多月吧?呵呵呵~~~~”以前老是装嫩、装弱,在这样下去,不疯也能憋出病。

“你······你······你······”裕亲王看着她的笑脸,半天憋不出一句话。

“伯母,你就别你你你的了。然她现在今非昔比,在江湖与商界,都有着响当当的名号,只不过他为人低调,善于隐藏,就是我,也是她故意暴漏才得以知晓。所以您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有,您难道还不相信我与夜吗?”诸葛宇文知道,裕亲王是打心眼里关心殷肖然,殷肖然也知道,不然,以她的性子,又岂肯多次回到这个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自己离不开她,自己爱她,会保护她,而她的父母,自然也在保护之列。无论日后反生什么事,自己,都会与她站在一起,不离不弃!

“我用得着你保护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