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我没那闲工夫

  大小姐携正君离家,二小姐莫名痴疯,三小姐随之失踪,裕亲王家彻底乱了。不过,不知为什么,那些原本欲与裕亲王为敌的官臣竟无一借题发挥,无聊的平民百姓借此胡乱猜忌。但最多的猜疑便是他们受到莫名高人的威胁,不敢轻易地找裕亲王的麻烦。而这些,都被身处异地的殷肖然一行三人所听去,殷肖然不言不动,就仿佛这一切与她无关一般,凌宇飞身为真正的正君,自然是尽心尽责的呵护妻主,至于已经交付处身,却还没被名门正娶的七皇子,只有在一边当电灯泡的份了。

“呵呵呵,肖然,真想不到哇,一向温柔、乖巧的你居然会想到如此狠绝的办法,当真是叫我刮目相看。呵呵呵~~~”七皇子呵呵一笑,想起殷肖然下毒、捉人、送青楼的过程,不禁摇头叹息,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玉莲,也是有邪恶的一面的。

“只不过是下点疯药,送入青楼,比起我以前的手段,这些简直不值一提。你不是也看到了吗?”殷肖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张口吃下了凌宇飞喂来的点心,同时也给了他一块。

“那也不带你这么偏心的。”七皇子一脸醋意的望着二人,直到殷肖然也喂了他一块,才洋洋得意的亲了她一下,虽然之后挨了她一耳光,但比起吃醋,挨再多的耳光他都愿意。

“厚脸皮。对了,你们听了这么久的闲谈,听出什么没?”殷肖然看着他面上那通红的手印,忍不住笑了。这几天,药物充足,条件齐全,病美人倒是正常了不少。

“你指什么?”凌宇飞真心赎罪,对于她的一切自然也都不去过问,因为他怕自己管多了会让她生气,怕她再次提起那事,怕她因此而不要自己,自己不想离开她。

“你指的是月灵宫人比武招亲之事?”好歹七皇子在江湖走过几朝,知道去劣存精,这一点对他来说并不难。

“挺厉害的嘛,过耳之风也能记下,不愧是在江湖走过的人。不过,我可不记得有哪宫人在这。”殷肖然慵懒休闲的品了口茶,月眉微挑,倾世的妖娆令人失魂。

感觉到周围同性目光的变化,凌宇飞一改温和,凌人威压遍布着整个酒楼,温度骤然下降。殷肖然并不说话,还添油加醋的对那些失魂者抛了个媚眼。正品茶的七皇子差点喷茶,不过他可不敢在她面前失礼,因为那样做的后果狠严重。

“你当宫主会连属下的名字都记不住?”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七皇子笑了笑。

“月灵宫共有七个阶层,每个阶层人数不定,更何况还有分布各地的,我哪有那闲工夫一个个记?我只记青阶五星以上的,不过没关系,我有办法。”殷肖然呵呵一笑,打一响指,二楼坐着的便只剩他们了。

七皇子一愣,这么快就倒了,这是什么药物?

“臭小子!你才是药物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