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因酒失处

  往日刚强坚定的声音已不存在,虽然是同一个人,但那柔如春水,润如甘露的声音一点也不比七皇子的病容阳到哪去,也难怪,这里本就是个男柔女刚的时代。

半月不见,凌宇飞的身形瘦了不少,原本正好的水蓝色衣衫显得太过空荡,被倦容所霸占的脸上有着那么几丝悲伤与孤默,看见七皇子也只是微微地道了声好,很显然,刚才的一幕他看见了。

“是呀,姐姐回来了,还带回一个兄弟。日后姐姐再出门,姐夫也不至于孤独了。”红衣女子故意加重“兄弟”、“姐夫”字音。

殷肖然看得很清楚,在听到“姐夫”二字时他,凌宇飞颤了一下,不敢抬头看任何人。难道春风的消息是真的,他与······

“你跟我来。”殷肖然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凌宇飞几眼,也不管七皇子了,直接拉住他往肖然居拖,凌宇飞并不反抗,倒是红衣女子十分不屑与轻蔑的哼了一声。

“一只破鞋也要往屋带,姐姐的口味还真是特别。现在,小美男,我们······咦?人呢?”红衣女子转过身来,却发现刚才还在的七皇子不见了。

肖然居——

“砰!”

“这里没有别人,告诉我,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不会真像春风说的那样,你这个岳山派大弟子因中了酒中的媚药而失了处身,之后因为她的要挟而多次同床?”我们并不爱恋对方,他不至于为了我而减肥,更何况他的脉搏与面色都在证明春风的话语。

“我······我······我······对不起。”不知为何,在第一次失处后他一再寻死,心里对她更是愧疚不已,而就在刚才见到她摸七皇子手时,他的心如刀割,想到自己已经配不上她,他所有的只是苦笑。自己明明不爱她,却如此痛心,无奈,让自己防不胜防······

“你!······其实,你没必要对我说对不起,因为你我之间根本没有爱,更无实名。反正我的名声已经很臭了,你可以直接嫁给她,大不了我出去的时间长一点,给你们二人留空间!哼!”殷肖然气愤之至,二话不说就甩门而出,只留下立在那里,泪血交加的凌宇飞,不断低语。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