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天生异能

  “殷肖然(凌宇飞)见过娘亲,父亲。”

裕亲王府的正堂之上,一身白衣的殷肖然与一身黑衣的凌宇飞并排跪在正堂中央,而对面正是裕亲王殷萱雨与正夫言如玉,两侧自然是府内的兄弟姐妹了。不过此时除了一个人外无一不用嫉妒、怜惜的目光望着二人,殷肖然视若无物。

“好了好了,都起来吧,新婚之夜一过就来正堂的恐怕也只有你们。说说吧,怎么回事?特别是你,死丫头,是不是又欺负人家宇飞了?”看着面前这一白一黑的新人,殷萱雨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欺负他?!拜托诶,娘亲,是他会武功我不会,不是我会他不会。如果这句话让岳山掌门知道,非下山找您理论不可。还有,您哪次见我这么早起床?要不是昨夜你们动静太大,我也不会舍弃以往不到三竿不离开的被窝而来这下跪。先说一句,内功修为高者可以听见方圆数里的声音,娘亲,你我的卧房好像只有几里吧?”殷肖然一脸无辜,哪里还有昨夜那武功高手的样子。不过,她没说错,内功修为高者的确可以听声辨位,而岳山派以剑法、内功精纯所出名,凌宇飞是关门弟子,内功修为又岂会平凡?~~~~

一听这话,正喝茶的言如玉被呛得连连咳嗽,堂内的男子除了凌宇飞外无一不是面部通红,就连银萱玉这家主也是一脸不自在,殷肖然呵呵直笑。

“然儿!”言如玉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昨夜萱雨的确是去了他那,他们也的确同了房,可现在让女儿这样说出来,太丢人了吧?

“怎么,我有说错吗?还好岳山掌门不吝啬,不然今天我准顶着一对熊猫眼来着。爹,日后还是小心点吧。”殷肖然表面上一脸无辜,心里可是笑翻了。

殷萱雨看看女儿又看看凌宇飞,想说什么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岳山掌门可是一代名医!

凌宇飞看看殷肖然,不知是该怒还是该怨,或许只能说她对岳山派太了解了,轻轻松松的就把责任全推他身上了,还叫人找不出一丝破绽,真是说谎不打草稿。

“臭小子,你说谁说谎不打草稿!”正摇头苦笑,殷肖然的声音在他脑中回荡。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哇!不就是将事情推给你了吗,谁让你师傅一点也不低调呢?!还看还看!再看我就让手下去岳山了!”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殷肖然十分不快。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凌宇飞动用密室传音。

“天生的。我天生就能看人心事与记忆,不过这件事除了我本人还没人知道。小子,不错嘛,才多大就可以使用密室传音了?萧老婆子的眼观不错嘛!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是不是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哇?告诉你,就算你师傅现在就在我面前,也要叫我一声殷小姐。功夫没到家就想攻击我,先找猪圈里的母猪练练手吧!呵呵呵~~~”殷肖然得意地挑挑眉,不再理他。

“呦呦呦,真是不简单那,刚刚结婚就眉来眼去的,姐姐还真有魅力哇,不知妹妹送到卧房的大礼,,姐姐有没有收到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