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夏界线

Part7.听火车(3)

夏界线 飞鸟013 1153 2015-04-08 18:02:03

  记不得这一场斗殴究竟持续了多久,只记得最后是以程安娜痛彻心扉的哭声为end,宣告了我人生中第一场战役的胜利。

“你错了没!”我忿恨地看着她,擦了把额头的汗及脸上渗出的血迹。

同样浑身是泥的程安娜半坐在地上,头发乱七八糟,一边哼哼唧唧地抽搭一边小声说着我错了。

我捏紧的拳头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可悲切的心情却没有得到丝毫缓解,回头去看小松鼠,发现周冬禾已经默默地将它的尸体用黑色的塑料袋装了起来。

我用力抹了把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跟着周冬禾亦步亦趋地走回了教室。

收拾好东西后回家,一路上沉默无言,周冬禾顺路带我去了一块坡地,上面开满了野草小花。

风吹得头发,衣角纷纷摆动,我背着书包蹲在地上,怔然望着远处的波浪起伏的芦苇丛,几只鸽子拍着翅膀盘旋在低田,仿佛带着我的思绪一起飞向了很远的地方。

“你说得对。”我抿住嘴唇,放开之后唇色显得无比苍白,“是我害死了它,我没有保护好它。”

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好的人,又怎么能保护自己珍爱的东西。

周冬禾怔了怔,我知道换了平常他肯定不会对我有这么大耐性,可这次,他却没说什么,只是漠然安慰道:“就当做是一个教训,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下次,记住反抗就好。”说着,找到一个泥坑,将小松鼠放下,转身去折干枯的稻草与树枝。

“呐,如果小松鼠可以复活的话,那么就算继续懦弱下去,对我来说也无所谓的……”

失神地望着天空尽头,我喃喃开口。

周冬禾搬动树枝的动作停了下来,深邃的目光划过一丝讶然,随即是深不见底的宁静。

学不学得会反抗,对我来说真的一点也不重要。可是,正如世界上没有如果,生活也不会往你想要的方向去发展,它总是在某一个突然的时刻就超出了你的想象与承受范围,让你不得不去面对,接受。

怪不得很多书里都说,人都是被迫成长的。

我也是在小松鼠躺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才突然间明白了很多事。

原来,不是一昧的容忍就可以,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想避免它就不会发生,那些曾经受过的伤害,或许你的确是不在乎,可在别人眼里,却会认为你根本是无力反抗。

那么,想要过简单的生活吗?

想面向阳光做一个温暖的人吧?

那么,就请先尝试与黑暗拥抱,切身体会,方能成长。

简单埋葬了小松鼠后,天色已然向晚,万物都像被青蓝色的玻璃罩子笼住了,即便有微风习习,空气却依旧闷热。

我低着头,和周冬禾一前一后慢慢走着,时光也一点点沿着我们脚下的足迹流失,继而汇聚成漫长的,持续流亡的夏日。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们就站在这条阔别已久,却又久别重逢的马路上,听见不远处铁轮与轨道相互摩擦的声音,就像岁月般沉重地穿透躯壳。

我安静地望向眼前的少年,他依然是旧时模样,静默地站在我身旁,纤尘不染的白色衬衫,像是能吸纳这个世界所有不明的介质与喧嚣,令匆促的流光也变得温柔。

“白水。”他望着轰隆隆驶向我们的火车,沉静开口,“有些事情我一定会告诉你,但很抱歉,不是现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