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夏界线

Part7.听火车(8)

夏界线 飞鸟013 1228 2015-03-30 09:00:03

  离开小山岗后,我们沿着柏油路继续往回走,冬日的微光荡漾在湖面,湖面倒映着清透的蓝天,湖边栽种的白杨,光秃秃的枝桠在风中摇晃。

快到村尾时,便看见一条漫长的火车道,从遥远的光晕尽头一直延伸出来。

“对了,冬禾还记得程安娜吗?”

许是气氛沉静得尴尬,我总觉得要说点什么来打破沉默,可一开口,居然扯得那么远。

他应该记不清了吧,毕竟那是小学,况且他对名字一向没有概念。

“嗯。”

“欸?”得到肯定的回应,我不免有些讶异。

“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第一次见识到,女生也会打架。”他抬头望天,仿佛忆起想起了某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淡淡撇了下嘴角,“真是暴力。”

“什么啊!”听到这种怪异的语气,我禁不住忿然辩驳。

“换了你!也一定会这么做的!再说了……”我眯起眼睛,从遥远的记忆深处搜寻到了一丝证据,“你明明也拿篮球砸了程安娜,说起来,到底是谁更暴力啊?”

“我是男生。”

“这算什么理由!男生打女生难道不是很可耻吗?”

“……”周冬禾果然沉默了,就在我愉快地以为自己终于胜利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地丢来一句,“那是因为你太没用了。”

——你太没用了。

像是一盆冰水从头顶浇下,我顿时僵化,站在呼啸的北风中凌乱了。

为何,这么直接……

不过,提起那次小斗殴,虽然被周冬禾定义为暴力,但着实令我糟糕的现状改善了不少,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程安娜见到我一般都绕道行走。

有次语文课上,我转笔杆把笔转掉了,她居然帮我捡起,在我不好意思地说谢谢时,礼貌地回句不用谢。俨然从一个浮夸做作的女生,变成了礼貌懂事的好孩子,搞得我都有点不习惯了。

而后升了初中,便再也没见过她。

结束了这个无聊的话题,周冬禾又恢复淡漠,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兀自低头走着,薄弱的天光洒向大地,落在身上投下一点浅淡的影子。

远处渐渐传来铁轮撞击轨道的声音,火车熟悉的鸣笛音被北风拉得很长,划破空气的同时,标示的红灯也亮了起来。

记得从前,我总是喜欢独自一人,走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蹲在铁轨旁,数火车节数,5节,8节,14节,一直数到天黑了,星星月亮都升起,才肯回家。

总是执拗地认为,没准在其中一辆列车上,会有他们的身影也说不定。

想到这,我不由抬头望向冬禾,除了得知阿森叔是他大伯以外,我好像对他亲人的事情,一无所知。

三年来,他的父母也从没来探望过他,会不会真的,是已经去世了呢,像村里人猜测的那样。

“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大概是我的情绪表现得太过明显,周冬禾警觉地停住脚步,低下头,眼眸清澈地凝视我,微微抿起的嘴唇,线条薄冷。

隆重的车轮声由远及近,冷风将他白皙的脸颊刮出一道浅淡的粉色,落在额前的干净碎发一根根被风撩动。

“没有……”我慌忙移开视线,脸颊莫名发烫,“就是觉得,冬禾的父母……”

“死了。”

听到这两个字,我心口猛然地被撞击了一下,视线急促地收回来,便撞上他微凉的眼眸。

周冬禾稍微偏侧头部,淡漠的目光仿佛能将一切看穿:“你也觉得我是个孤儿,父母都去世了,对吗?”

我怔了怔,脸色不自然地埋下头,说不出话来。

没错……

如果他没有完整的说完这句话,我几乎就要以为他父母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