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夏界线

Part7.听火车(1)

夏界线 飞鸟013 1052 2015-03-24 21:02:21

  回到教室后,班导对这次大扫除做了简单的总结,话到一半却忽然顿住,像是想起了有什么事还未完成。

“班长。”她将目光投向周冬禾。

冬禾礼貌地站起来,等待老师的后半句话。

“办公室的玻璃窗还没有擦。”她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明天早自习校领导就会按照惯例检查,实在是疏忽了。

“我去擦吧。”周冬禾自然能听懂老师的意思,主动请缨。

“班长实在是值得表扬,”她脸上的表情轻松下来,满意而欣赏地看着他,就仿佛画家看着自己笔下优秀的成品。

“不过,为了能节省时间,班长可以选择几位同学帮忙,没准能在放学前完成。”

听到班导的提议,周冬禾略低下头,认真思索了片刻后,平静开口:“那就骆白水吧。”

正坐在最后一排逗小松鼠的我,听见这个回答立刻条件反射般抬起头望向冬禾。

可同时我也发现,除了周冬禾与我自己以外,所有人的视线都敏感地向我投来。

怀疑的,好奇的,甚至还有嫉妒。

我咽了咽口水,没来由地紧张起来,习惯了一个人,突然之间受到这么多关注真的不适应。

在办公室里,我和周冬禾沉默地各做各的,我因为他在操场上说的那些话,心里还是有些介怀。

并不是怪他的意思,就是觉得,总是有一层无形的屏障阻隔在我们之间,不知道如何打破,找不到突破点。

这样想着,擦玻璃的动作不由慢下来,眼睛时不时望他那边看,偶而一晃神,时间又过去了。

“我脸上应该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让你这么感兴趣,还是说你并不想帮忙。”

专注工作的他,突然开口说道,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可却又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我立刻移开视线,有些慌张地涨红了脸:“不是,我只是在想事情,有点走神了。”

“什么?”

“恩?”我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他应该是问我,在想什么事情。

我当然不能告诉他,我还在想操场上他对我说的话,于是只好随口扯到别的事情上。

“啊……就是在想那个时候,为什么要说的名字呢?”

其实班上同学这么多,而且,冬禾似乎和每个人都很友好啊,可是为什么,却偏偏说了“骆白水”三个字呢。

“因为完全想不起别的名字。”他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望向遥远的天空,玻璃窗倒映着他干净精致的脸,漂染着夕阳的柚色。

我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好吧,这真是符合周冬禾的作风。

一面和别人交好,一面又连对方的名字都记不住,有这样的班长,简直是……

我保持沉默,只是忽然替五年A班的同学感到很悲哀。

擦完办公室的玻璃窗已经是放学之后了,我提着脏水去洗手间倒,回教室的时候,看见他站在我座位旁,脸色似乎很差。

我的视线不安地往下移动,便发现自己的抽屉被人翻得乱七八糟,空荡荡的书包挂在桌沿,作业本,铅笔盒,破旧的漫画书全部凌乱地散了一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