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夏界线

Part5.夏天在倒塌(6)

夏界线 飞鸟013 1422 2015-03-18 09:00:02

  被拉长的影子投在教室地面上,原本阳光照射的区域,突然被阴影覆盖。面向教室后门蹲在地上的几个女生立刻感受到晒在眼皮上的日光消失了,抬起头,便发现一个瘦弱的身影站在门口,逆着光,脸色看起来有些愤慨。

“喂喂……她来了。”其中一个扎马尾的女生神色紧张地拿胳膊肘撞了撞正全神贯注逗小松鼠的长发女生,“骆白水来了。”

“来了就来了呗。”后者头也不抬,满不在乎的语气,俨然一副大小姐的做派,“我逗我的松鼠关她什么事。”

“可是……”

”可是什么?”程安娜不屑地白了她一眼,扎马尾的女生顿时噤声,默默将后半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程安娜见状满意地从地上站起来,另外几个小女生听话地按着我的松鼠,不让它逃走。

教室里除了我们几个就再没有其他人,我平静地看向她,压抑在胸腔里的愤怒,像一个浑圆的皮球,正四处猛烈地撞击着。

“有什么好怕的,”她轻蔑地笑,“连她这种人都怕,你们的脑袋是锈逗了吗?”

话语的重音刻意落在那个“她”上,明显变得怪异的语调,配合得恰到好处的目光,仿佛一支淬毒的匕首,准确无误地朝我投掷而来。

没有人比我更熟悉,更能敏锐地捕捉到这句话里含有的贬义成分,类似这样怜悯鄙夷的语气还适合用于“孤儿”“差生”“穷人”“乞丐”等等一系列词语上。

我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狠狠盯着地面的某个方位,隐忍着,不让她看出我因为这句话而产生的负面情绪。

然而瞬间苍白的脸颊,抿紧的双唇,绞紧衣角的手指,无一不在出卖着我。

“最没用的那个就是她了,看她没出息那样,想哭就别强撑了啊!”

“就是,明明很在乎,忍不住要哭了嘛。”

“哈哈,真是讨厌这种爱装的人。”

对,没错。

我很在乎,

因为自卑,因为懦弱,

所以她们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才会都像刀子一般狠狠捅进我敏锐的心脏里。

可是……

我深吸了口气,假装无所谓地抬起头:“程安娜,你说话能不能……”

“我说话了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她迅速打断我,歪着脑袋,无辜地睁大眼睛,嘴唇夸张地拉出嫌恶的弧度。

“骆白水,你本来不值多少份量,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家里穷也就算了,皮肤还这么黑,偏偏又和班长走得那么近,简直恶心透了!”

我愣在原地说不出话,震惊盖过了愤怒,我到底哪里得罪她了,居然会招来如此深刻的厌恶。

难道说……

可那都是二年级的事了,当初我与她同桌,她经常让我去帮她买零食,我心里怀抱着能和她成为朋友的想法,一次次捏着零钱往小卖部跑,可有天她丢了钱,居然怀疑是我偷的,在班上大肆宣扬,要与我绝交。

我百口莫辩,女生们都拥立她,我就这么被同学们孤立,一直到现在,还是无法融入集体。

想到这,我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蹭蹭地燃烧了起来。

“程安娜你太过分了!”我再也不试图了解其中的缘由,也不去理会她说的那些伤人的话,“嘴长在你脸上,你要把白的说成黑的我也没办法,但现在小松鼠是明明我的!你们放开它!”

“什么叫小松鼠是你的。”她根本不惧怕我越烧越旺的怒火,拧住小松鼠的耳朵,将它从地上拎了起来,直接悬在了窗外。

“吱吱,吱吱。”小松鼠在半空中害怕地挣扎,浑身发抖,我的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血液流动的速度缓滞下来,仿佛整个人都凉了半截。

“骆白水,现在它在我手上,那就是我的,我要是想摔死它,你不是也只能站边上看着吗?”

“住手!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努力克制着,捏紧拳头的手,每个关节都变得无比苍白。

女生得意扬起眉毛,幼稚残忍的笑容,和那群顽劣的男孩一样令人感到恶心反胃。

“很简单呢,你求我就好了啊。”她勾勒出一个故作天真的笑容,“只不过,不是普通的求,而是……跪下来的那种求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