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夏界线

Part4.屋顶的风(4)

夏界线 飞鸟013 1151 2015-03-13 09:00:03

  应该是被橡皮弓打伤了,经常有小孩这么干。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上前阻止的时候,一个小男孩逮住了它的尾巴,将它倒拎起来。

小松鼠发出一声惊叫,在阳光下奋力挣扎,它漆黑的眸子望向我,好像在向我发出求救的信号,我像个木头似地站在原地,脸烧得通红,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脚步如此沉重,艰难地难以移动,哪怕一步。

忽然,他们折过一只树枝,往它血肉模糊的伤口上戳去,

小松鼠的躯体猛烈颤抖着,它发出可怜的惨叫,和男孩们放肆的笑声混在一起,异常刺耳。

拳头不自觉地捏紧,指甲嵌进肉里,传来麻木的痛感……

有谁知道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很想冲上去把他们全都爆打一顿,再把可怜的小松鼠救下来,可是我……我……

“你们这群调皮的家伙!还不快点给我回家吃饭!”一名中年妇女围着围裙拿着锅铲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朝他们吼道。

我愣了一下,那些残忍的男孩立刻停止折磨游戏,扔掉手里的奄奄一息的“玩具”,往裤子上揩了下手,兵分几路地逃回了家。

两个男孩朝我这边跑来,其中一个用力推了我一把,我猝不及防,狼狈地摔倒在地,手撑在粗糙的石子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裂痕。

“哈哈,你看她,像不像一个傻子?”

“她本来就是傻子,所以她爸妈才不要她的,你不知道吗?”

“是嘛~!”

“她小叔还是个哑巴,听说这里有问题。”另一个男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大声讽刺道。

“不会吧,这么可怜。”

“有什么可怜的,神经病。快走了走了……”

我低下头,狠狠咬住嘴唇,口腔弥散着浓烈的血腥味,眼底泛起的泪水氤氲了视线。

从来没有比这一刻,更加厌恶胆小懦弱的自己,周冬禾说得没错,像我这样懦弱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连自己想做的事情都不到,每次都只能哭得像个傻瓜一样,这样没用的骆白水,到底算什么……

我不顾手掌尖锐锥心的疼痛,用力握紧受伤的拳头,鲜红色的血液沿着掌纹,从指缝里滴答滴答地渗落。

记忆里,那个眼眸清澈的少年蹲在我面前,低声问:

——不疼吗?

不疼吗……

我颤抖着双肩,竭尽全力强忍着,不让滚动在眼眶的泪水掉下来。

呐,其实很疼呢……

不是膝盖,不是手掌,也不是嘴唇,而是我的心。

流动的大风忽然从某个遥远的角落吹来,掠过屋顶,掠过炙热沉闷的空气,掠过我身旁,掀起我的衣摆。

千百只栖息的鸟群齐声拍打翅膀,瞬间飞向蓝天,树叶相击发出“哔剥”的声响,我忘记擦掉泪水,昂头望向天空,眼睛在强烈光线的照耀下眯成了两条缝。

你听说过吗,风能带走悲伤的东西,那些不愿晾晒的过往,以及,说不出口的秘密。

有一天都会随风飘逝。

女孩瘦弱的背影,倒映在不远处少年清澈的眼眸里,他静静地站着,凝望着。世界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一般,静地能感受到她轻盈的呼吸,以及天空飞翔的鸟群,白色羽毛,缓慢飘落的姿态。

轰隆——

随着她的嘴角,牵出微乎其微的弧度,他生命的千钧重量,也同一时刻在心底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是吗?是这样吧。

2002年的周冬禾一定未曾想过,这个夏天会如此轻易……就倒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